悠悠书盟 > 江川1997 > 第四章 三棱军刺

第四章 三棱军刺


  宣定远见二人向西门方向走去,自己也向着东门走了过去。
  从公路走过来其实并没有多长时间,这片地方确实特别空旷,了无人烟,几乎看不到除了自己之外的第二个人。
  宣定远走到东门门口,向里望了望,有铁架,木箱,铁桶,废旧的家具,电器,尽然还有报废的汽车。
  宣定远心想:“这可真是应有尽有啊,连汽车都扔这儿来了。”想了想,他便走了进去。
  大约走了没几步,他听到右边的石头柱子后面传来了脚步声。
  “好好好~有胆量,让自己来,还真就自己来了。”说话的人正式兵浩。在他身边站着三个人。
  “别废话了,钱我拿来了,我弟弟人那?”宣定远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宣定远把手里的旅游包扬了扬,示意钱在里面。
  “跟我来吧!”兵浩转身向后走去,其他三个人相继跟上。
  宣定远向四周瞧了瞧,也跟了上去。
  绕过几根石柱子,宣定远看见了有三个人在哪里坐在木凳子上。中间是一个低着头的男人。那正是宣镇远。
  宣镇远抬起头笑了笑:“哥,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那?”
  宣定远看到弟弟的脸上已经红一片紫一片,还有干了的血迹。身上的衣服也都是灰尘尘的。
  “钱给你们,把我弟弟放了吧。”宣定远把旅游包扔了到自己脚下,用脚踩着。
  “我兵浩也不是不讲理的人,既然你把钱带来了,我就放了他,给他弟弟松开。”兵浩说道。
  宣镇远身旁两人站了起来,给宣镇远松开了绳子,推了一把“滚吧。”
  宣镇远跌倒在了地上,宣定远过去把他扶了起来。兵浩给旁边人使了个眼色,那人过去把旅游包提了起来,拉开拉链,里面是一沓沓的人民币,10元,20元,50元,100元的都有,甚至还有几块钱的。
  正在他将拉链拉上的时候,兵浩的后面传来了两声惨叫,接着两人捂着头部倒在了地上。
  原来早在宣定远去扶宣镇远的时候,薛峰和王凯已经悄悄绕到了兵浩这三个小弟的身后。在兵浩和他小弟都注视着那个装钱的旅游袋时,加上兵浩四人挡住了宣镇远这边三个兵浩小弟的视线,所以薛峰和王凯才来了一个突袭。
  两人倒地后,王凯又给另外一个兵浩小弟肩膀上来了一棍子,那人闪躲不及,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兵浩回过头用胳膊挡了薛峰的钢管一下,显然感到一阵剧痛,向后退了去。
  这时,王凯将砍刀和三棱军刺一并从地上朝宣定远扔了过去。
  宣定远踩住了砍刀,但是三棱军刺却没有滑了过来。他弯腰拿起砍刀,和身后的三个兵浩小弟打了起来。他用刀背朝其中一人的背部来了一刀,那以为踉跄了几下,但是后背并没有血痕,剩下那两相互看了一眼,这才明白,越来这小子拿刀背砍的,没敢拿刀刃砍,随即就放心了,从石柱旁拿起了钢管向宣定远砸去。
  宣镇远靠在石柱上,在地上仰卧着,他在休息,在等待,等决胜的一下。除了他之外,兵浩这边的七个人和宣定远这边的三个人就混战在了一起,虽然靠着薛峰和王凯的偷袭,宣定远一方暂且占了点优势,但是好虎架不住群狼,七个人打三个人还可能打输吗?
  兵浩这边人手里已经都握有了钢管,而且刚才倒地的人也都早已经站了起来,加入了战斗。这两人比谁都想报刚才的两棍子之仇。
  显然,局势已经一边倒了,王凯和薛峰两人身上都不知道已经挨了多少棍子了,头部也都受了伤,正往下溢着血。
  王凯和薛峰终于支撑不住了,两人相继倒在了地上,两人实在是太累了,而且全身除了疼痛感,已经没有了其他的感觉。宣定远也没好到哪里去,全身上下衣服全是钢管的印记。
  但是宣定远这边这三个人却没有兵浩那边四个人运气好了,刚开始宣定远是用的刀背,后来他也发现,用刀背根本不可能让对方害怕,让对方丧失战斗力,他便开始用刀刃,混乱之中他也记不清一共砍了几刀,但是他都是朝着那三人的后背及下肢去的。因为他也不想惹出人命。
  这三人相互搀扶着向兵浩这边走过来,其中两个人身上都挨了有三四刀,有一人身上挨了一刀,但是都不是特别深,所以勉强还可以搀扶走路。
  尘埃落定了吗?宣定远三人和弟弟宣镇远今天就这么的栽在这里了吗?
  兵浩被两个小弟扶着,勉强站着,嘴角挂着鲜血。
  “挺能打啊,继续啊,怎么不打了,tmd,还偷袭老子。”
  薛峰和王凯显然没有了多少力气,用手撑起在地面上,保持的半爬姿势,宣定远靠在石柱上喘着大气。
  兵浩从旁边小弟手里拿过了一根钢管,朝着宣定远走了过去,走到了宣定远跟前道:“既然这么能打,就让你以后打不了,把你腿给你敲了,我让你动弹。”
  说罢,兵浩举起了钢管,就在钢管落下的时候,沉寂了许久的宣镇远爆发了,此时的他早已在刚才所有人混战的时候,休息的差不多,已经有了些许体力。
  宣镇远从地上迅速捡起了三棱军刺,朝着兵浩后面的两个小弟,一左一右划了两下,两个人顿时嚎叫了起来。宣镇远的速度绝对够快,犹如捕猎的猎豹一样,冲到了兵浩的背后,用左手勒住了兵浩的脖子,右上用三棱军刺抵到了兵浩的脖子上。
  “都tm别动,谁在动我桶了他。”宣镇远红着眼说道。
  兵浩被这瞬间几秒的改变惊呆了,他还没有回过神来,他万万没有想到,从进来到现在一直属于人质角色,且已经被他们折磨了一阵的宣镇远居然被他们遗忘了。并且给了宣镇远足够的休息时间,这种结局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兄弟,有话好说,这军刺可不是瞎用的…”兵浩有些紧张的说道。
  “兄弟?谁tm是你兄弟,你就这样对待你的兄弟们吗?”宣镇远低头,阴声说道。
  “你们几个,都把家伙给我放下,要不你们浩哥的脖子保不准会开个口子。”
  兵浩的几个小弟没有反应,都看着兵浩。
  “听他的,把家伙都放下。”兵浩说。
  随后,几个小弟将钢管都丢到了地上,发出了一真金属碰撞的声音。
  “兄弟,我照你说的做了,现在能放开我了吧。”兵浩说道。
  薛峰和王凯二人早已向宣镇远这边移动了过来,二人将宣定远扶了起来。围在了宣镇远的身后。
  宣定远开口道:“镇远,咱们得靠他出去。”
  “哥,我知道,放心吧,你们三个能行吧?”宣镇远问道。
  薛峰和王凯扶着宣定远慢慢想东门方向挪动着,宣镇远用三棱军刺架着兵浩,也跟在宣定远后向东门撤步。
  就这样,一群人慢慢走出了仓库的大门。
  “老王,去把车开过来。”宣定远用着不大的声音对王凯说道。
  “嗯,知道了。”随后王凯便朝着公路走去开车,薛峰与宣定远二人互相搀扶。
  “哥,没想到你们还搞了一辆车,真行啊,哈哈~”宣镇远冷不丁冒出一句。
  “这时候你还有心情开玩笑,镇远。”薛峰说。
  两拨人就这么对视着,兵浩的小弟没有一个人敢乱动,因为他们实在不知道宣镇远会做出什么,毕竟宣镇远打架时候的劲头他们可都是见识过的。
  不一会儿,车开了过来。宣镇远先让宣定远和薛峰上车,薛峰让宣定远坐在了副驾驶,自己坐到了后排。
  “兄弟,你们都已经上车了,能放了我了吧?”兵浩说。
  “放你?现在可不行,你得送我们哥几个一程。”宣镇远说。
  宣镇远先让兵浩坐进车里,随后自己也立即钻进了车里,并说道:“你们谁也别跟来,车开到公路上就把你们浩哥放了,要不然就别怪我手下没分寸了。”
  车子缓缓开动,兵浩的小弟都在原地没有动弹。
  “宣镇远,你就不怕我报复你吗?你今天敢这样对我?”兵浩突然说道。
  “报复?你不是已经报复过我一次了,既然有了第一次,我还怕你第二次吗?尽管来!”宣镇远自信的说。
  “行,今天我认栽了,佩服你们几个人。但是这件事不会结束的。”
  车子开出大约五六百米,停了下来,宣镇远打开车门下车,当即将兵浩扯了下来,说道:“浩哥,咱们后会有期。”
  轿车荡起了一阵尘土,在兵浩的视线里逐渐消失。
  王凯开车先将三人送到了广阳市的中医院,因为他们身上的伤可不是自己包扎包扎就可以解决的。
  车子停到了医院门口,四人相互搀扶进了医院,到了急诊外科,让医生和护士帮忙治疗。这家医院因为经常有社会上打架的人来这里治疗,所以医生护士们早习以为常。
  王凯,薛峰都是些皮外伤,没有什么大碍,让护士帮忙包扎了下。
  宣镇远虽然被绑了一天,也遭到殴打,但是身上没有太严重的伤,要不他也不可能制服兵浩。四人中受伤最重的就是宣定远了,身上大约有三四处骨折,并且头部有一创口。。
  医生让他必须住院,无奈之下,薛峰给办理了住院手续。
  接下来的几天,宣定远在医院里住院,宣镇远每天都陪同,王凯和薛峰两个人也轮流过来。一切安然无恙,时间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