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江川1997 > 第三章 绑架

第三章 绑架


  第三章
  距离春节过去已经两个多月了,宣定远和宣镇远兄弟以及王凯,薛峰二人就这样在这里度过了两个月。彼此间的关系日渐渐熟络,感情也变得更好了。
  清晨的空气总是那么的诱人,不管是春夏,或者秋冬。宣镇远走出游戏厅,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感觉全身是多么的轻松。他沿着游戏厅门口的这条人行路向前走去,他每天早上的这个时候都会来这条路上溜达一圈,其实说是溜达,走不了几步,他就会跑起来。跑步成了他可以吃饱喝足以后的唯一“娱乐”,他不爱卡拉OK唱歌,也不喜欢打电子游戏,就喜欢做一些运动,所以他的身体才会比一般人强壮。
  就这样跑出了大约1公里左右,沿途偶尔有车辆经过,两边也多是小商铺和游戏厅。
  突然,有一辆车在他的斜后方停了下来,但是他不知道,以为有人下车,他继续向前跑着,感觉后面有人过来,他还没有扭头,后脑勺一阵疼痛,便两眼一黑,倒地晕了过去。
  从车上下来的人对他下了黑手,连忙将他驾到车上,就这样,轿车消失在了马路尽头。
  “小子,醒醒,别给我装了。”
  一盆凉水扑在了宣镇远的头上。宣镇远迷迷糊糊中醒了过来,睁开一只眼,瞧着眼前的人。一个留着短头发,个子不算高,皮肤挺黑的青年,他感觉在哪里见过这个人,但是又想不起来。
  “你~你们是谁?绑我干嘛?我好像没有什么仇人。”远镇远问。
  这个黑矮男子侧身离开后,他看到有一个男人坐在距离自己四五米远的凳子上,旁边还站着五个人。算上刚才浇水的这个,一共就是七个人。宣镇远突然想到了什么。
  “喂,小子,不认识我了吗?你仔细瞅瞅。”椅子上的男人说道。
  宣镇远努力的抬了抬头,这才看清这人的长相,留着长头发,正是两个月前去砸游戏厅领头的那个人。
  “我认识你,游戏厅不就你领着他们砸的么?这都过去两个月了,我以为你不会再找事了。”宣镇远咳嗽了几声说道。
  “前阵子我比较忙,但是我这个人记仇,你在广阳打听打听,我兵浩是好惹的吗?”
  宣镇远今天才知道,原来这个长头发的男人叫兵浩。
  “那你今天是想干嘛?你这绑也绑了我了,打也打了,还要怎样?”宣镇远问道。
  “怎么样?小爷我最近缺钱花,你和你哥不是经营王丁那个游戏厅吗?当然是让你哥拿钱来赎你了。”兵浩回答。
  “赎我?你别开玩笑了,游戏厅不是我们俩开的,我们俩也不过是给别人打工,我哥哪有钱来赎我?”
  “你哥有没有钱不知道,反正你们游戏厅里是有钱,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账是一个月才上交一次。”
  “好,就算这样,我们也不可能背着丁哥偷偷用钱的。你别做梦了。”宣镇远笑了几声。
  兵浩站了起来,慢慢向着宣镇远走了过来,猛的举起手给了宣镇远两个耳光。
  “等着吧,你哥会来的。”
  随后兵浩留下两个人看管宣镇远。其他人都跟着走了。宣镇远一时也不知道到底该如何是好。
  “定远,定远,快来看下…”
  王凯手机拿着张白纸,急忙走进办公室,小屋里就宣定远和薛峰在,俩人不知正在说着什么,咧着嘴大笑。
  “怎么了,老王,你这火急火燎的,不是撬人家别人女朋友,让人揍了吧?”
  宣定远和薛峰,依旧没有停下笑。
  “出事儿了,你们俩就别笑了,看看这张纸,镇远让人给绑了。”王凯着急道。
  一听宣镇远被人绑了,宣定远一下停止了笑,也从椅子上坐了起来,眉目紧锁,盯着那张白纸。
  他手里握着白纸,上面其实就是兵浩找人写的,内容就是宣镇远被兵浩绑了,宣定远要向救宣镇远,就带着三万块钱来赎人。
  “三万块,可不是小数了,咱们哪有那么多钱?”薛峰问道。
  “我知道他打的什么算盘,他是看准了咱们经营的游戏厅,如果连上个月的收入和这半个月的,三万块是够了…但是…但是这钱是丁哥的,咱们怎么能动那…唉…”
  宣定远哀叹道。
  顿时房间沉默了,没过多久,宣定远开口道“人必须救的,这件事先别告诉丁哥,我们自己解决,就先拿着游戏厅的钱,等到时候救了人,钱再抢回来。”
  薛峰和王凯点了点头,“也只能这样了,咱们需要好好商量一下。”
  “我知道他们大约有几个人,因为春节的时候他们来砸游戏厅,我和镇远和他们交过手,应该还是那七八个人。”宣定远说道。
  “如果要是这样的话,咱们只有三个人,和他们真干起来的话,肯定要吃亏的。”王凯说。
  “不行的我话,我再找几个朋友,都是我以前比较要好的哥们儿。”薛峰看向宣定远。
  “不用了,找太多的人,麻烦人家,总是不好的,毕竟是你的朋友,人家没必要冒险来帮我们俩。”宣定远说。
  “就咱们三个人去,到时候我自己进去,你们俩偷偷跟着我,到时候看准时机,你们俩从后面先给一人来一棍子,放到两个再说。剩下的咱们一起解决。”
  “行,就这么着,我和老王这就准备准备。”
  不一会儿,薛峰和王凯从外面回来,用衣服包裹着不知什么东西,穿过游戏厅的走廊,走进办公室,远定远早已在里面等待。
  “就这些,自己挑挑合适的家伙。”说罢,薛峰将包裹在怀里的衣服放到地上。展现在眼前的是钢管,短刀,还有自制的长有一米的砍刀,以及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长度有四十厘米的三棱军刺。
  薛峰和王凯各自挑了一根钢管。宣定远点着了一根烟,没有着急挑选家伙,望着窗外,一口一口的抽着,眼见烟都快要烧到根部了。
  王凯问“想什么那?定远,赶快挑,剩下的还得弄出去那,留这么多管制刀具可不太好。”
  宣定远将烟掐灭,从地上先是拿起了一根钢管,放在手机掂了掂几下,随后又放下了钢管,拿起了一把自制砍刀。
  “定远,你想好你要拿砍刀去了?用刀和用钢管木棍可不一样啊。”王凯问道。
  “嗯,想好了,就用刀了,没事,到时候我会只用刀背的,不到万不得已,不会真砍。”宣定远回答。
  “行,那就这样。”王凯将剩下的家伙卷到衣服里准备抱走。
  “等会儿,老王。”宣定远说了一声。
  他从王凯的怀里将衣服打开,把那把三棱军刺拿了出来。
  “定远,你还拿这玩意儿干嘛,不都用砍刀了?”王凯好奇的问了问。
  “这是给镇远的,到时候把镇远救了,好给他个家伙用。”宣定远回答。
  王凯和薛峰互相看了一眼,也没在说什么。
  兵浩纸上写的是让宣定远自己来,并且告诉他位置,其实是西城郊的一个废弃的仓库,这个仓库可有些年代了,是在新中国刚成立后三大改造那会儿就有了的,据说是存放粮食的。仓库的面积大约有个16000平方米,已经算是很大了。一共有东西南北四个门。但是北门已经坏了很久了,也没法打开,南门常年被一些人扔的废旧家具和电器堵着。
  只有东西两个门还可以正常开着,仓库里的是什么东西都有,俨然成了周围居民自己的仓库。
  兵浩在纸上写的让宣定远在第二天的晚上到仓库去,宣定远和薛峰,王凯三人在下午就已经出发了,因为他们想早一点去,顺便连探一下情况。
  薛峰不知道从那儿搞来了一辆红色轿车,这辆车的破旧程度,勉强只能上路,估计也开不了多块,但是有一个交通工具也比没有要强很多。宣定远还是对薛峰表示了感激。
  从两个月前的四个人互不相识,到现在二人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和自己去救自己的弟弟,宣定远心里真的是特别感动。宣定远是从心里彻底把两人当成了自己的兄弟,和宣镇远一样的兄弟。
  三个人里,只有薛峰会开车,薛峰负责开车,宣定远坐在副驾驶,王凯坐在了后座。
  薛峰对广阳的大街小巷还是比较熟悉的,他也清楚兵浩说的仓库的位置,就这样,开了大约有1个小时,一间破旧的仓库进入到了三个人的视线中,在公路的右侧大约400米的地方,仓库确实很大,但是也确实够破。
  他们可以看见正对着他们的是一个大铁门,薛峰说这个铁门是北门,告诉他们俩,北门和南门都进不去,能进去的只有东西两个门。
  “那咱们从那个门进去?”王凯问道。
  “现在咱们还不清楚他们具体在哪个位置,所以没法进去,进去肯定也是被包围挨打。”薛峰回答。
  “老薛,咱们把车就停在东门附近,找个隐蔽点的位置。不能让他们发现了咱们的车。”
  “行,没问题。”
  薛峰沿着公路开着转了半圈,随后到了东门附近。薛峰把车停好,三人刚下了车,王凯道:“快看门口。”
  二人齐向东门门口看去,发现有一青年从里面走了出来,左右看了一下,然后在仓库门口撒了一泼尿。。
  “嗯,看样子,他们应该就在东门进去不远的地方,我从东门进,你们俩从西门进去,一会看准时机动手。”宣定远说道。
  二人点头,三人分头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