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江川1997 > 第一章 双宣

第一章 双宣


  第一章
  20世纪的90年代,在改革开放的大环境下,中国开创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从那时起,中国的经济开始飞跃式发展,与此同时,中国社会也发生了巨大变化…
  江川省广阳市
  这是在祖国的西南大地上的一个无人问津的小城市,没有大城市的喧嚣,没有灯红酒绿,有的只是那暗淡中的平凡。
  这是城郊与周围村子中间的一道街,这条街上都住的打工的和无家可归的人。街道的尽头,向右拐进去有一小院,小院里就一间红砖正房,看起来不是很大。
  里面的面积就是不到40平米,中间一堵墙,隔成两半,左边屋子大些,右边小些,左边屋子地上铺着几张木板。
  “喂,镇远,别睡了,快起床了,还想像昨天那样饿着肚子啊”一个身材稍有些精干,身上肌肉线条较好的男人踢了正在地上躺着的男人一脚。
  地上的男人躺在一张平铺的木板上面,裹着一个大被子,全身缩起,就露出了半个头顶,黑油油的头发也不知几日没有洗了。
  他蜷曲了一下,开口道:“哥,这不还没到中午那,吃啥饭呀,再睡会”说罢,便把头全部缩进被子里去了。
  镇远道:“你听什么那,我说吃饭了吗?再不起,就没饭吃了,不出去干活了啊?睡迷糊了吧?”
  “好好好,知道了,这就起来。”
  不一会儿,地上男人起了来,这一站起来,才发现,这身高着实有样儿,大约得有一米八五,比他哥哥还要高一些。
  这兄弟二人其实并不是亲兄弟。哥哥宣定远是在小时候1岁的时候,被临村的人送到了她后来的母亲家中,也就是宣镇远家,因为当时的农村比较穷,有的人家生的孩子比较多,就会送给没有孩子的人家。还能换一些钱贴补家用。宣镇远的母亲一家,他们本以为生不了孩子,所以才和临村的村民买来这一孩童,谁曾想第二年,便怀了宣镇远,最后宣镇远这本来该为独生子的,现在却成了弟弟。
  弟弟叫宣镇远,那么哥哥叫什么?哥哥的名字与弟弟相差一字,名为宣定远,为什么两个人要叫这个名字?因为他们的爷爷的爸爸,也就是二人的太爷爷,曾经是北洋舰队上的一名士兵。所以爷爷便给二人起了这个名字,希望两个人以后可以犹如当时的那两艘战舰,实力强大,有所成就。爷爷早年是知识分子,懂得很多历史文化,比较有学问,除了知道这两艘战舰的名字,其次还是觉得这几个字充满着正义与气势。
  男人起来以后把被子叠了起来,撑了一个懒腰,“嗷呜”了一声,仿佛在宣泄着什么。张嘴道:“宣定远,宣镇远,今天又是你们俩要发财的一天。”
  “别在哪儿发神经了,赶快洗把脸,出门了。”
  宣定远道。
  “哥,我这不就是每天给咱们打一下气,终有一天会发财的,你说是不?”宣镇远笑着说道。
  宣定远没有再搭理弟弟,,宣镇远走到隔壁小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这是一张不错的青年面容,健康的肤色,只不过因为风吹日晒,脸上有些黝黑和沧桑。
  宣镇远开开水龙头,水吧嗒吧嗒滴了几滴,他使劲摇了摇,又滴出了几滴,宣镇远一脸无奈道:“看来老天爷是不想让我洗脸了。”
  随后挠了挠自己的头发,转身走了出去,从窗户向外望去,天气依然不算太好。冬天这里的天气就是这么的湿冷,虽然不及北方的大雪降温,但是这种湿冷也是不那么好受的。
  宣镇远看着哥哥在院子里,仰望着天空,手里夹着快要烧到手指的烟,又抽了一口,将烟丢到了地上踩灭了。他走出了房门,打了一个冷颤,把厚棉服紧紧裹了一下,问道:“哥,一会咱们去哪儿?是什么好工作吗?”
  “目前不知道那,反正一会到哪儿就知道了。”宣定远回答。
  俩人相继收拾完了屋子,便将铁门上了锁,径直向街道外走去。今天俩人与往常格外的不一样,不同的地方就是,穿着比以前好了点,脸上看着也比平常干净了很多。就这样,从路边打了辆三轮摩的。三轮摩的在现在的广阳市还是比较普遍的交通工具,出租车也不是特别多,只有为数不多的几辆行驶在路上。
  兄弟俩人“欣赏”着沿途大街上的风景,宣镇远说道:“哥,你说这马上就要过年了,听说明年是不香港回归呀?”
  “你还关心这事儿那?关心关心你自己吧。”
  二人一路时不时闲扯几句,大约有个40分钟,这依然是广阳市的北清区。广阳市分别有四个区,宣定远他们住的是最穷,最偏僻的西城郊,北清区相邻城郊,经济发展要不城郊好些,剩下还有南面的下宁区,以及东边的东坝区,四区为一城。
  宣定远说:“停车吧,师傅,就这儿了”。
  俩人随后下车,宣定远从兜里掏出皱巴的钱给了摩的师傅。
  “这是那儿啊?哥,咱们就在这儿上班?”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跟着我走。”
  在宣定远的带领下,穿过几条街道,面前有一五层高的大楼,而楼下都是些娱乐场所,游戏厅居多,也有卡拉OK,中间有门面比较大的游戏厅,上面写着名字“太阳游戏厅”。
  俩人在门口驻足,随后便走了进去,游戏厅不是很大,但也足有30多台机子,各种各样的。因为是早上的缘故,还没有几个人在玩,径直往里走,有一间小屋子。
  宣定远敲了敲门,里面传来“进!”
  推开了门,一张沙发,一个办公桌,稍显破旧。
  一光头男子坐在办公桌前,正看着一些纸张之类,急忙收了起来。
  男子站起来笑着说:“来了啊,定远,这就是弟弟,镇远吧?”
  “嗯,是的,丁哥”。
  “来来,先坐这儿”。
  兄弟俩坐在沙发上。宣镇远打量着面前这个光头男子,个子不算太高,一米七五左右,一看也不是什么横人,就是貌似有点圆滑。
  宣定远开口道:“镇远,这是这个游戏厅的老板,叫王丁,叫丁哥。”
  “丁哥”宣镇远站起来又叫了一声。
  “不用这么客气,都是自家兄弟,坐着。”
  “咱们就直接说正事儿吧,不知道你考虑的怎么样,定远”?王丁点着一根烟问道。
  宣定远沉默了几秒钟,开口道:“没问题,丁哥,想好了,我和我弟可以干。”
  “行,那就行,这次游戏厅就交给你俩来经营了。”王丁笑了笑。
  宣镇远这才明白敢情一上午哥哥不说,就是这个惊喜啊,管理这么个游戏厅,那俩人不愁吃愁喝了啊,心里想到这儿就乐了起来。
  王丁道:“从今天就开始吧,各方面的工作你也比较熟悉,至于账的话,记好就行,我也比较忙,先走了”。
  说罢,便起身,然后又看着宣镇远道:“镇远跟着你哥好好干,好吃好喝可都有啊”。
  三个人便齐笑了起来。
  王丁走后,宣定远将整件事和宣镇远说了,其目的就是想给弟弟个惊喜,以后二人不用再挨饿挨冻了。。
  宣镇远在游戏厅里来回转悠着,看着眼前的这些“来钱机器”,心里顿时就乐了。
  接下来的几天,兄弟二人就照常经营着游戏厅,也接近过年了,二人也想着挣了这笔工资,好好过个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