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全境污染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寒冰奴役

第一百二十九章 寒冰奴役

    李组长搞不清楚他为什么突然又转变了态度,不过至少不用再担心该怎么和受害者家属解释了。
  
      “详细资料还要等一会儿才能送过来,我已经联系让人去挖开下水道寻找线索了,咱们是先出去,还是……”
  
      “就在这里等着吧。”
  
      黄秋远提议道。
  
      冰箱门没有关,两颗头颅都睁着眼,望着外面,刘秀秀还是比较害怕的,但是身边的人都不怕,他也不好意思表露出来,只能尽量不动声色,一点一点往旁边挪动,但他总感觉,那两双眼睛在直直地盯着自己。
  
      等待的过程比较无聊,夏仁打了一个哈欠,掏出手机,即便是自己今天六更了,书友群那帮老司机只是提了两嘴,然后依旧疯狂开车。
  
      虽然是被追更者提着斧头逼的更新,但这仍然让夏仁感觉很不爽,他甚至都有些怀疑,这帮人到底有没有在看书。
  
      白猫:我六更了哦~
  
      他忍不住想要试探一下众人的反应。
  
      黑猫:哦,好厉害。
  
      灰猫:嗯嗯,牛批!
  
      橘猫:话说你们看小丑了没有?
  
      被忽略过去了……
  
      黑猫:【视频】
  
      夏仁瞬间提起了精神,因为这个视频的封面,比较不可描述,已经进入正题了。
  
      “这家伙敢当着我的面涉黄?”
  
      夏仁点开视频,封面却只持续了一帧左右,然后就是葫芦娃的画面,中间还有一行大字:多读书,多看报,少看簧片,多睡觉!
  
      “……”
  
      黑猫被你禁言1天。
  
      资料很快送了过来,众人一个个传阅太过麻烦,便索性由李组长读出来给大家听。
  
      “死者陈其伟今年二十七岁,单身,是一名厨师,父亲在三岁时去世,母亲哭瞎了双眼,不能工作,他十六岁来到木星市打工,当厨师学徒,前年挣钱付了这栋房子的首付。妹妹陈卉二十五岁,样貌端庄,没有工作,与哥哥陈其伟同住,因为初中时堕胎,患有精神障碍疾病,根据邻居反映,她常常对人傻笑,并且为了赚钱有时会带恩客回家进行交易,邻居曾数次目睹陈其伟因为这件事和妹妹吵架。
  
      根据调查,陈其伟在两年前,就给妹妹陈卉买了四份保险,受益人全部为自己,最高理赔金额加起来为四百万。
  
      妹妹陈卉则在一个月前,网购了一批机械器具,其中就包括绞肉机,短锯,角磨机,锤子。”
  
      “所以,兄妹两个人,都有杀死对方的倾向?”刘秀秀感觉不可思议。
  
      “那凶手到底是谁?”
  
      这个问题没人能回答他。
  
      李组长继续说道:“陈其伟并没有复杂的社会关系,也从未与人结仇,妹妹陈卉的关系则比较麻烦,调查起来需要不少时间。”
  
      “李大,楼下的一个邻居从外面赶回来了,她说自己在两天前的晚上听到过一些动静。”一名警司跑进来说。
  
      几人对视一眼,黄秋远说道:“咱们去看看。”
  
      一行人来到楼下,那名邻居就站在楼道里,年龄大约四十岁左右,面对着一众警司,她显得有些局促。
  
      “不用害怕,大姐,把你知道的说出来就行。”
  
      黄秋远露出温和的微笑,说道。
  
      他本来就属于那种富有成熟魅力的男人,这一笑,多少缓解了对方的紧张情绪。
  
      “我姓徐,就住在小陈楼下,那个,到底是谁死了啊?”
  
      徐大姐不放心的问了一句,警司还没有跟她透漏案件的信息,她只能凭借着刚才邻居给她打电话时的描述,知道发生了命案。
  
      李组长正要说话,黄秋远却抢先一步,说道:“死者是陈其伟的妹妹。”
  
      其余的警司闻言都有些意外,不过也隐约猜到他这么说,肯定有什么用意,就保持着沉默。
  
      “啊?怎么会……”
  
      徐大姐惊讶之余,又带着浓浓的惋惜。
  
      但是夏仁总感觉,她的惋惜,是对于陈其伟的。
  
      徐大姐犹豫了一下,说道:“前天晚上,大概十点钟左右,我女儿洗完澡,准备睡觉,我也打算洗洗,结果发现浴室的排水孔里,冒出了许多油腻的肉屑,其中还夹杂着类似猪肝的碎末,一直往外冒。
  
      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同时我还听到楼上有马达的转动声,就跟……就跟豆浆机的声音差不多。
  
      我本来想立刻去楼上问问,看是怎么回事,但是那些肉屑蔓延的速度很快,都到我脚裸了,眼看马上就要漫到浴室外面,我只能一只脚踩住排水孔,堵住它不再继续冒,然后喊我女儿过来,拿扫把簸箕把那些肉屑倒进马桶里冲下去,足足整理了十几分钟,那些肉屑才不继续往外冒。
  
      我女儿跑到楼上去敲门,询问是不是他们家倒什么东西堵住了排水管,结果一直没有人应声,回来还跟我抱怨,她明明看灯都开着。
  
      没过一会儿,有人来敲我家的门,我还在那拖把用洗洁精拖地,就让我女儿去开,隐约听声音,好像是小陈。关上门后,女儿跟我说楼上的那个姐姐下来告诉她,不是她家弄的,有可能更上层的住户,还问要不要帮忙清理,我女儿拒绝了。
  
      过了又十分钟吧,我把浴室打扫干净,结果楼上那马达声又响了起来,随后肉屑就再次从浴室排水孔冒出来,我不得已,继续忙活了大半个小时,女人认定就是楼上搞的鬼,怒气冲冲去敲门,没反应,当时都半夜十一点多了,我累了一个多小时,也没工夫去计较,第二天早上再去敲门的时候,就彻底没人应声了。”
  
      说到这里,徐大姐联想到什么,面带惊恐地问道:“那些肉屑,该不会是……”
  
      其他警司都犹豫着该怎么告诉她,黄秋远率先说道:“别多想,我感觉那些肉屑和本案没有关系,有可能就是其他楼层弄的,等下你按照刚才说的,记个笔录就行了。”
  
      “那记笔录是不是需要很长时间啊,我还要去医院陪我女儿呢。”
  
      夏仁眯了眯眼,插话道:“你女儿生病了?什么时候的事?”
  
      徐大姐看着夏仁没穿警服的样子,有些迟疑:“就是昨天早上。”
  
      “在哪家医院?”夏仁追问道。
  
      刘秀秀忽然明白了夏仁这么问的原因。
  
      这起案件,很可能和感染体有关,这位大姐女儿生病的时机又这么巧合,极有可能是因为感染体的缘故!
  
      “第三人民医院……”徐大姐被这个年轻人的目光盯着,总感觉有点不舒服。
  
      现场的氛围,也因为夏仁莫名其妙的追问,有点尴尬。
  
      “好了,剩下的就简单了,你们找个人领着这位大姐去做笔录吧。”
  
      黄秋远打破僵局,说道。
  
      等到其他人走后,他看着李组长,拿起手中的保温杯喝了一口,被冰得砸了咂嘴:“这次的案件,定性为自杀吧。”
  
      “诶?”李组长一脸茫然。
  
      ……
  
      ……
  
      夏仁借口上厕所,找了一个无人的角落,面对墙壁,低着头。
  
      如果有人这时能够看到他的脸,一定会被吓晕过去。
  
      他的双眼融化,只剩下两个漆黑的空洞,两滴红色的血珠滴落到空中,然后向着上空飘去。
  
      再次抬起头时,他的眼睛已经恢复了正常。
  
      “接下来去哪?”
  
      黄秋远因为这起案件的后续,要回警署处理,已经走了。
  
      夏仁坐到奔驰车主驾驶位,晃了晃脑袋,说道:“去一趟医院。”
  
      他没有着急开车。
  
      那两滴血珠已经来到了十五楼的案发现场,法医还未来得及将头颅取回去。
  
      血珠挤进保鲜室,分别面对着两颗头颅。
  
      “寒冰奴役!”
  
      保鲜室内的温度再次下降。
  
      两颗头颅同时眨了眨眼睛。
  
      成功了。
  
      “是谁杀死的你们?”
  
      夏仁的意志准确的传达给他们。
  
      两颗头颅张了张嘴,因为没有喉咙,所以不能发声,夏仁凭借着他们的嘴型,分辨出了两人表达的意思。
  
      “是哥哥。”
  
      “是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