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可以无限强化 > 294 邪心菩萨

294 邪心菩萨

给王麻子身上下了生死寒冰印,这个家伙一身力量被封,再怎么折腾也逃不出秦月生的手掌心,秦月生便将他给一并带回到了客栈,好生看管。
  
  想要找到接近天鞋教的门路,都在这个家伙身上,秦月生自是非常上心。
  
  一夜间妻妾丧命,自知自己因为求邪心菩萨回家,惹祸上身,惨害家人遭殃,宋秋生心里非常愧疚,便连夜让店小二们从床铺上爬起,将客栈里贴着的红色符箓全给撕下,以免再惹出什么别的岔子。
  
  秦月生将山鬼珠放在后院,把王麻子丢了进去,让阿虎和阿松好生看管,这才收了山鬼珠,返回自己的房间,准备修炼。
  
  房间漆黑,但秦月生五感异于常人,自是踏入房间的第一瞬间便发现到床上藏着一人,从呼吸声上来判断,因为自己的出现,此人的呼吸明显变得急促了很多。
  
  “白凝萱这女人又在搞什么。”秦月生纳闷,直接走上前去将被子一把掀开,顿时就看到了一具白花花、火辣生艳的身子。
  
  “你回来啦~”白凝萱缩着身子,双眼有神的盯着秦月生。
  
  即使在黑暗当中,秦月生依旧可以看到此女眼中闪烁着的精光。
  
  这眼神……是打算要‘吃人’啊!
  
  不等秦月生多说,两条纤纤玉臂直接伸出,拽着秦月生的手腕就将他给拉到了床上。
  
  ‘狼女’虽然为人,可也是会如同野兽一般发Q的。
  
  翌日。
  
  “我帮你穿衣服。”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就好。”
  
  “那我帮你穿鞋子吧。”
  
  “不用不用,你穿你自己的就好。”
  
  顶着一头乱发,秦月生看了眼座下已经变得乱七八糟的被铺,不禁加快了自己穿衣的速度。
  
  白凝萱这女人,实在是太狂野了。
  
  二人的心态都是成年人了,所以倒也没有表现出尴尬、窘迫什么的,都相当的自然。
  
  唤来小二送上浴桶、热水,二人匆匆洗了个澡,秦月生便下楼去找宋秋生。
  
  昨晚王麻子提供了一张请了邪心菩萨的人员名单,为了防止天邪咒的影响继续扩散,秦月生得抓紧把那些邪心菩萨都给摧毁掉才行。
  
  敢从王麻子那里请菩萨的人,大多都是有心愿想要达成,诸如宋秋生这样求子的,还有求财、求长寿、求平安等等。
  
  秦月生让宋秋生给自己当向导,将这些人家一户户的找了过去。
  
  果不其然,但凡是请了邪心菩萨的家里,戾气都非常重,若是在这种地方久住,别说其他的,普通人的身体肯定第一个要吃不消。
  
  秦月生一口气连捣七尊邪心菩萨像,从菩萨像内溢散出来的邪气全部渗入到了他的体内,使得那颗眉心竖瞳变得愈发深邃,宛若一颗真眼。
  
  ……
  
  嘶嘶嘶!
  
  成山城某处。
  
  黑暗的房间当中,一尊银质的邪心菩萨脸上猛地浮现出一张狰狞邪脸,一缕缕白烟从菩萨像内飘散而出,响起了烤到滚烫的铁板碰到冰水的滋响声。
  
  “玄阳君!玄阳君!”邪脸吼道。
  
  屋内红光一现,却是两颗深红双瞳,立马便有一道人影快速走了过来。
  
  “怎么了。”
  
  “我的心意从昨晚到现在,被毁掉了多个,到底是怎么回事!”
  
  玄阳君双眼晃动:“邪心菩萨,你的那些心意我已交给别人分发出去,具体情况如何我不知道,你要清楚,我这次前来这片东荒极地,目地是神煞宝穴,你让我带你的心意过来染化凡人为座下童子,已是让我坏了规矩。”
  
  菩萨邪脸:“这地方全都是一些凡人,你要得到那个神煞宝穴不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顺手帮我把关一下又有何妨!”
  
  玄阳君双眼眯起:“邪心菩萨,这次北方那边好像也派了人过来,我劝你不要太小瞧别人了。”
  
  “难得能在东荒这边布教一番,你若是不帮我,那就由我来亲自动手了。”
  
  玄阳君伸手一把抓住银质写信菩萨像,只见他的手臂竟然是一只长满了鳞片的龙爪,看着就十分邪异。
  
  “你要是敢坏了我的大事,别怪我回去以后毁你教坛,屠了你的教众。”
  
  邪心菩萨却是虚了虚,只好强撑着说道:“你还不知道我的实力吗,就算是我无法完全降临,也足够应付一切了,你尽管放心。”
  
  玄阳君道:“万魂伞只差百来条魂魄便可功成,你最好多多掂量一下。”
  
  言罢,那张菩萨邪脸瞬间消失,气的玄阳君猛力一捏,整尊银质邪心菩萨像顿时就在他的手中被捏的变了形状。
  
  ……
  
  “少侠,这家到了。”宋秋生拿着名单,指着眼前这大户人家说道。
  
  秦月生看去,便见朱门金顶大灯笼,左右石狮子威风坐镇,上门先踩五层阶,再敲红门虎口铜环。
  
  却是好一个气派人家。
  
  “步家,请菩萨为了家中三少爷在长安官运兴隆。”宋秋生满脸憎恨。
  
  他妻妾被害,本该是给她们二人料理后事的时候,但秦月生跟他说要扫除站在幕后的黑手,宋秋生当即先暂缓这些,专门来给秦月生搭把手,只为早日找到天鞋教中人,为自己妻妾报仇雪恨。
  
  拿出灵狐心眼,便见戾气冲天,相当的浓重,其势头是宋秋生他家客栈的两倍还多,秦月生本人不喜这种氛围,但眉心那只竖瞳却不禁变得有些愉悦起来,仿若一只岸上游鱼重回大海。
  
  秦月生摸了摸自己的眉心,暗叹情况愈发不太妙了。
  
  “少侠,我们现在进去吗?”宋秋生问道。
  
  “你在这里待着,我进去看看,注意见机行事,一发现到不对劲的地方就赶紧逃,真出事我可能就顾及不到你了。”
  
  像宋秋生这种没有武功的普通人,秦月生肯定是不会将其带在身边办大事的,连轻功都不会,完全就是个拖后腿的。
  
  宋秋生自是明白这点,虽然有些不甘心,但也只好点头答应。
  
  以秦月生如今内力境八重的实力,想要悄悄潜入一处普通府宅,早已是轻而易举的事情,通过辟邪蟾蜍找出此地戾气最浓郁的方向,秦月生直接就踩着屋檐房顶赶了过去。
  
  步家家主步**,今年已七十有六,他的三儿子在朝为官已有多年,步家一直就期盼着这个小子能够在官场上再进一步,带着步家一起鸡犬升天。
  
  但步家三少爷在长安里当了七八年,依旧还是个六品,想要升官遥遥无期,所以步家老爷在得知王麻子这邪心菩萨一事,便主动请了一尊回来供着,以求自己孩子官场上进,飞黄腾达。
  
  最近在步家里发生了几件怪事,家中好多女眷有喜,不少丫鬟亦是经常连连作呕,整个步家上下都在散发着一股要添子添丁的气息,这让步;老爷感到非常奇怪。
  
  因为她那位明媒正娶的原配,好像也有了……
  
  绿油油的气息扑面而来,这事把步老爷气得,直接就将怀孕的女眷全给关入了私牢,天天派人逼问这些不守妇道的女人到底是和哪个野男人苟合了。
  
  “菩萨菩萨,我天天供拜,还请您让我家老三能够在朝中当上大官吧。”步**跪在蒲团上磕头。
  
  却没发现到窗外突然间出现了一道身影。
  
  秦月生隔着窗户缝打量着室内情况,待看到那尊被各种贡品围在中间的邪心菩萨像后,秦月生直接一掌拍开窗户,动作流畅的跳了进去。
  
  “什么人?”听到动静,步**扭头望去,便见秦月生从窗外跳了进来,当即愤怒喝道。
  
  身为步家家主,他这一喊还算是有些威慑力,若是面对普通人,少不得要被吓上一跳,但秦月生连大鬼尊都解决过,千年之人杀过,蛟龙斗过,哪里还会被这点威慑力所影响到。
  
  他直接对着步**身上麻穴一点,便将此人给定在了原地,无法动弹。
  
  拔出背后斩龙剑,对着邪心菩萨像一剑削出,在神兵面前,一尊由木头雕刻而成的菩萨像根本就毫无抵抗之力,瞬间断为两截。
  
  “你!你把我请回来的菩萨给斩了!!!”见秦月生举措,步**顿时脸色发白,浑身颤栗。
  
  “这东西是邪物,我帮你处理掉是对你有好处的。”秦月生淡然说道。
  
  “原来是你。”
  
  突然间,一声并不属于步**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
  
  秦月生一愣,这个房间里除了自己和步**以外,并没有其他人,那这个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
  
  下意识朝着被自己斩成两半的邪心菩萨像看去,就见一张菩萨邪脸直接从残破菩萨像中浮现而出,双眼幽紫的紧盯着秦月生。
  
  他表情狰狞,一出现便使得此地戾气大作,秦月生当机立断,立马张口便是荡魂吼发出,欲震碎这菩萨邪脸。
  
  咻!
  
  哪知菩萨邪脸的速度更快,直接一个曲折飞动,快速撞入了步**的体内。
  
  “呃!”步**满脸震惊的捂着自己头部,就见他本已老迈蹉跎的身躯瞬间挺直,整个人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生长。
  
  个头直接暴涨到了八尺之高,站在哪里俨然一个小巨人。
  
  同时膨胀的肌肉块块鼓起,直接就撑破了步**的衣袍,展现出的,是一具强壮且充满爆发力的活力躯体。
  
  眨眼之间,步**便从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变成了一名高大壮汉。
  
  这等返老还少的变化,不可谓不神奇。
  
  根本不需要多言,步**便是一拳朝着秦月生打来,明明只是普普通通的一记直拳,却散发出足以令秦月生也紧张起来的惊人气势。
  
  秦月生当即撑起金钟罩,只是刚刚撑起,步**的拳头便已经砸在了金钟法相之上。
  
  嗡!
  
  秦月生整个人瞬间为之一振,不禁就控制不住的倒退三十步,直接撞破墙壁,飞退到了屋外。
  
  他每一步都踩得地面开裂,留下一个个鲜明脚印。
  
  “噢!”
  
  步**,不,准确的说,应该是邪心菩萨看着秦月生竟然没有被自己一拳打死,顿时面露诧异。
  
  据他所知,东荒极地这边,高手数量是很少的,一旦出了什么高手,他们便会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从而导致这块大地上强者数量极其匮乏,能说得上名号的高手少之又少。
  
  即使自己此番不是真身出手,但能挡下这一拳,也足以说明眼前这人实力不凡了。
  
  砰!
  
  邪心菩萨一脚踏出,整个人瞬间化为离弓之箭,一息内便已亲临近了秦月生身前。
  
  只见他快拳连打,一时间拳影如幕,狂暴的全部宣泄到了金钟罩上,打的金钟罩是震荡连连,竟开始变得有些黯淡。
  
  秦月生心里大惊,此人的气力只怕是堪比自己戴上摄魂臂了,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
  
  不由分说,秦月生立马施展千手化佛,催动千手佛法相千掌狂拍,欲与邪心菩萨的快拳抗衡。
  
  “你是佛门的人!”邪心菩萨一看秦月生又是金钟罩,又是千手化佛,具都表明与佛门有关,他顿时大为愤怒,看来应该是与佛门之间有什么恩怨。
  
  秦月生懒得回话,背后六臂直接显现,纷纷以生死寒冰印袭向邪心菩萨。
  
  生死寒冰印内蕴彻骨冰寒,若是被打入体内,保管经脉受挫,一身实力十成得丧七。
  
  邪心菩萨有所感应,当即拳势骤停,双手上凭空多出一道蓝色圆轮,自带锋刃。
  
  圆轮与六臂外骨的手臂一相接触,就见三条断臂纷飞,撒的血溅一地。
  
  这蓝色圆轮,竟如此锋利!
  
  沧澜破灭轮!
  
  圆轮上有海浪滔滔,浪声不断,随着邪心菩萨挥动间,海浪直接呈凝实之气散发而出,一时间此地宛若化为怒海狂涛,冲击的人全身压力极重,就跟身处于大海当中一般。
  
  只见邪心菩萨朝着秦月生双轮挥动,立马便有一道道丈长的巨大蓝轮携带着浪花呼啸而来,破海疾驰。
  
  秦月生面色凝重,心里对于邪心菩萨的来历充满了极大的疑惑。
  
  此等威力,已经足以堪比开了命星界域的袁无敌了。
  
  然而袁无敌那是手段尽出,这邪心菩萨看着却像是随手为之,差距自是极大。
  
  眼见数道蓝轮袭来,秦月生连忙将内力疯狂催发,一时间金钟罩更显璀璨夺目,变得逼真凝实了起来,仿若那并非形态法相,而就是一尊货真价实的金钟。
  
  轰!轰!轰!
  
  金钟罩连挡三轮,便见表面上瞬间就多出了数条裂痕。
  
  秦月生深知不可坐以待毙,直接伸手往天魔腰袋上一抹,便是将一把飞刀甩出。
  
  飞刀如芒,眨眼间已至邪心菩萨面前。
  
  哪知邪心菩萨伸手一挥,便有一道蓝轮将飞刀给挡了下来,撞上沧澜破灭轮的飞刀瞬间崩溃,就连一点渣都没有剩下。
  
  但秦月生早已想到飞刀神功应该对邪心菩萨会不起作用,他在丢出飞刀的同时,亦将山鬼珠丢出,靠着妙手乾坤抓来放在府宅里的太古神煞双尖叉、天火神刀、紫龙精木枪。
  
  瞬时间,包括斩龙剑在内,秦月生四把神兵入手,浑身气势顿时大变。
  
  随着秦月生体内气血灌入六臂外骨,那被沧澜破灭轮给斩断的三条手臂又迅速的重新长了出来。
  
  二人对视一眼,瞬间就彼此贴近,火力全开的开始近战厮杀。
  
  邪心菩萨手中的沧澜破灭轮着实不凡,竟可与神兵斗个不分上下,二者交手间,火花迸溅,气冲云霄,光是气浪就已摧残的步府墙屋崩塌,引得不少人赶紧过来查看。
  
  但有很多倒霉蛋靠的太近,从而被秦月生二人的交手余威给伤的骨骼断裂,重伤难愈。
  
  到了秦月生这等实力的交锋,本就已经不是普通人再能够掺和进来的了。
  
  阿虎从府宅中跑出,虎啸连连,纵身就朝着邪心菩萨扑了过去,一虎爪凶猛拍出,其带来的威胁力竟也不比秦月生弱上多少。
  
  这等处境,顿时就让邪心菩萨都忍不住犯愁了起来。
  
  要知道他并非本体前来,并且使用的还是步**这种身体活力早已衰弱到低谷的普通人身体,自是不可能在持久战上与秦月生一概并论。
  
  以眼下这个状态再持续下去,最后吃亏的必定是邪心菩萨。
  
  本以为自己一缕心意亲自出手,成山城内根本不可能会有人能是自己的对手,但万万没想到碰到了秦月生这个实力明显异于常人的高手。
  
  数招之后,邪心菩萨一轮砸开斩龙剑,全身上下骤然又发生了一次巨大的变化。
  
  只见他浑身水纹缭绕,双臂手腕处凝水为蛇,化为护腕,背后一道鹿角形状的蓝水晶圣轮浮现,瞬时间就衬托着邪心菩萨整个人有如神灵下凡,声势骇人。
  
  对方哪怕都还未出手,秦月生就已经感觉到了此刻的邪心菩萨到底有多么强大。
  
  他可以很明确的确定下来,这个形态的邪心菩萨,若是出手五招,自己必死无疑。
  
  没有任何犹豫,秦月生直接朝着远方便是咫尺天涯一步逃出,但邪心菩萨的反应更快,当秦月生动身的瞬间,邪心菩萨早已就预判般的提前动了。
  
  他一把抓住秦月生的脚腕,另一条手臂的肘部直接猛力一锤,便听咔的一声,金钟罩直接崩碎,压根没有抵挡两次的机会。
  
  眼见邪心菩萨又一肘子朝着自己腿部砸来,秦月生连忙将内力从脚部穴位喷发,将邪心菩萨的手臂给冻成了一块坚冰。
  
  而趁着这个机会,秦月生得以快速收回右腿,算是有惊无险的逃过了断腿一劫。
  
  咔!
  
  坚冰即刻碎裂,压根冻不住邪心菩萨太长时间,就见他一拳挥出,正中秦月生胸口,汹涌如万重浪涛般的叠劲一股股涌入秦月生体内,瞬间他的肋骨便尽数断裂,连带着五脏六腑都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噗!
  
  秦月生极速倒飞,携带着一道气浪冲出上百丈之远。
  
  一路上任何障碍物,全部在他的身躯面前被撞的破碎坍塌。
  
  如果从高空俯视,便可看到在这一瞬间,成山城内有一条直线范围内的建筑,全都被清空了,尘烟弥漫,浮飞上天。
  
  邪心菩萨满脸冷意,在这一拳后,他的身体随之出现了大量裂痕,就像是一件被砸过的玻璃瓶。
  
  眼下这个形态,才是邪心菩萨的真正实力,步**这等身躯,根本撑不住邪心菩萨太大动作的发挥,他自己也能够察觉到,最多再来两招,这具身躯便会因为承受不住他的力量,而彻底炸碎。
  
  两招之内,杀了这个人族强者!
  
  咻!
  
  邪心菩萨一步踏出,当真是有如闪电一般,眨眼间已冲出上百丈距离。
  
  几个赶过来看热闹的大胆路人,连反应机会都没有,便被邪心菩萨以肉身给撞得支离破碎,血肉漫天飞。
  
  秦月生胸膛整个凹进去的嵌在一堵石墙之上,意识都不禁出现了一丝恍惚。
  
  强!实在是太强了!
  
  邪心菩萨的实力,已经强到了一个让秦月生无法想象的程度。
  
  毫无疑问,此人实力绝对在宗师之上。
  
  那一拳的气力,都让秦月生开始怀疑起自己是不是被一颗流星给撞上了。
  
  碧落瞳散发着幽绿光芒,秦月生就眼睁睁的看着邪心菩萨朝自己奔袭而来,他的拳头在不断放大,若是被击中,只怕是秦月生的脑袋瞬间就要被一拳给轰爆掉了。
  
  “摄魂魔。”
  
  唰!
  
  眼看着邪心菩萨拳风临面,摄魂魔连忙挺身护主,化为一面盾牌挡在了秦月生身前。
  
  砰!
  
  摄魂魔仅仅只挡住了一息,便被邪心菩萨的拳头给一拳贯穿,却是也没有太大的抵抗能力。
  
  “喝!”这时不败战躯的能力才开始启动,一股新生活力的涌出,让秦月生立即发动咫尺天涯,眨眼间就逃到了千丈之外。
  
  他也知道邪心菩萨绝对没有办法靠着步**的那具老朽身躯支撑上太久,自己只需要与对方进行拉扯,便可以成为最后的赢家。
  
  看到秦月生竟然还有行动能力,邪心菩萨心里可谓是相当震惊了,秦月生的实力他刚刚已经通过交手测试出来,在东荒极地这片大地上,已足以算得上是数一数二,但若是离开,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以自己的实力,秦月生本该受上一拳就落得一个濒临死亡的下场才对,他怎么可能还会有行动的能力。
  
  又是一招出手,邪心菩萨的身体上,裂痕更加密集,看着随时都会有突然碎裂的可能。
  
  一招,他就只剩下最后一招的机会了。
  
  一招杀不死秦月生,他除非本体亲自前来,否则将永远错失这个机会。
  
  看着已经在千丈之外,变为一个小点的秦月生,邪心菩萨猛地双手合十,低吟诵经。
  
  便见他的双掌之间,一道规模远超之前的沧澜破灭轮随即浮现,这道轮明显散发着更加强大的威力,似乎连此地的空气都开始了凝固。
  
  咔!
  
  邪心菩萨的左腿率先撑不住,直接碎裂,再来是他的后背、前胸、肩膀,当真有如是摔碎的陶瓷人偶一般。
  
  当沧澜破灭轮的颜色开始从浅蓝转变深蓝时,邪心菩萨的大半个身躯已经残破不堪,若是再蓄力下去,只怕是他都来不及出手,身体就已经自我崩溃掉了。
  
  顿时间,邪心菩萨直接将沧澜破灭轮朝着秦月生所在抛甩而出,化为一道蓝影飞梭,旋转的斩向目标。
  
  “死。”邪心菩萨暗道,这具身体再也支撑不住他那滂湃的力量,瞬间化为碎片散落一地。
  
  没有人在感受到这道沧澜破灭轮的气势后,还会怀疑它的威力,秦月生深有所感,邪心菩萨的这招,已然将他的气力锁定,根本无法再逃。
  
  他当即背后八道白圈显现,疯狂吸收着四面八方的天地灵气,重新催动起金钟罩,并一股脑的将自己所有神功都给宣泄了出去,只为挡下邪心菩萨这蓄力一击。
  
  砰!
  
  沧澜破灭轮与多把神兵撞上,饶是神兵品质不凡,依旧在一撞之下,硬生生被沧澜破灭轮磕出了不小的缺口。
  
  天空中的双子命星,撒下一道金光,化为围墙般抵挡在了秦月生的身前,死死阻拦着沧澜破灭轮继续前进。
  
  除此之外,秦月生亦是将九阴内力疯狂打出,冻的沧澜破灭轮开始出现了凝固趋势,随着几息过去,在秦月生的咬牙坚持下,沧澜破灭轮的转动速度终于是变得越来越慢,最后彻底化为一块冰块,掉落在地,摔得支离破碎。
  
  秦月生亦是耗尽了自己全部的体力和内力,哪怕不败战躯一直在给他提供养伤用的活力,也无济于事,只能勉强吊住性命。
  
  这次受的伤,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
  
  此地闹出的巨大动静,自是引起了成山城百姓们的高度重视,以百丈千丈来算的波及范围,在成山城内已经算是不小的面积了。
  
  阿虎火速奔来,待找到了秦月生的下落后,立马就以尾巴挑起,丢到自己背上,快速往步府方向返回。
  
  ……
  
  漆黑的房间里。
  
  一双红瞳猛地睁开。
  
  “邪心菩萨的气息没了。”玄阳君说道。
  
  炎鬼尊在黑暗当中看了他一眼:“看来他是出事了,会不会跟他之前与你说的那件事情有关。”
  
  “不知道。”
  
  “万魂伞就快要大成了,我劝你别管他,专心把心思全放在这个上面。”
  
  玄阳君点点头道:“我自是明白。”
  
  ……
  
  宋秋生怎么也想不到,秦月生入了步府以后,步府内竟然会发生那么大的动静,简直就是惊天动地。
  
  在他站在步府大门外考虑着要不要去敲门的时候,步府大门直接被从里面打开,一头长相极其狂潦的恶虎背着秦月生从门内走出,可以明显见到秦月生身上受伤极重,光靠自己连起身都不做到。
  
  阿虎带秦月生返回步府,就是为了让他可以把手上神兵全都暂且放入府宅当中保存,然后将山鬼珠收起。
  
  对于拥有战虎血脉,又吃了天魔精魄的阿虎来说,它已经是启了灵智的存在,自然知道山鬼珠对于秦月生来说,有多么重要。
  
  “少,少侠,你怎么伤成这个样子了,没事吧?”宋秋生连忙跑上前去问道。
  
  好在秦月生多少还有些说话的力气,便趴在阿虎背上,看着他说道:“你先回去客栈,此地不需要你了。”
  
  言罢,阿虎便驮着秦月生往城外方向奔去,就它这身躯,在道路上奔跑起来根本无人敢阻拦,守城士兵看到以后更是纷纷躲开,生怕被阿虎一头撞上,当场去世。
  
  成山城附近三面环山,对于阿虎来说,完全就是如鱼得水,秦月生需要找一处安静的地方疗伤,它立即就冲进了山林当中。
  
  ……
  
  铃铃铃!
  
  山道之上,左侧是山峰,右侧是悬崖。
  
  一头青牛慢悠悠的行走于山道,它鼻子上挂着的铜铃铛随着走起路来,便会一摆一摆的摇晃,倒是有趣。
  
  青牛背上,一名白袍道长着冠,背剑匣,腰挂青玉葫芦,手持一卷书,看着仙风道骨,出身必不平凡。
  
  “好徒儿,好徒儿,为师收养你长大,给你是好吃好喝,还教你成仙之术,最后你是这样报答为师的。”道长伸手拔掉腰间葫芦的塞口,随着他在葫芦身上一拍,瞬间便有一道黑风从中飞出。
  
  最后化为一对浑身伤痕累累,血肉模糊的少年少女摔落在地,没一会儿二人身上的血液便浸湿了这条泥土山路。
  
  “师父,师父徒儿知错了师父。”少年连忙跪倒在地,苦苦哀求。
  
  少女亦是学模学样,看着态度极其诚恳。
  
  这二人脸上早已被折磨的脸皮毁尽,看着就是两个十足的丑八怪。
  
  “赤霞经为师参悟多年,一直随身保管,刚有所领悟,你们两个倒好,直接为了书上也不知有的没的金丹修炼之术,就将其从为师身上盗走,还另让凡间镖局运送,真是好心机啊。”
  
  道长伸手一抓,少年少女身上直接掉下块碗口大小的肉,痛得这二人是惨叫不已。
  
  此人看着一脸正气,乃得道高人,但却没有想到出手竟如此狠毒残忍,真是让人大跌眼镜。
  
  “师父,我错了,徒儿错了,请给徒儿一个机会,徒儿定然竭尽全力也要将赤霞经为您找回来。”少年磕头求饶。
  
  “此事我已让五岳八山的那些凡人为我操办,就不需要你们两个逆徒了。”道长淡然说道:“此番来到东荒极地,乃是为了神煞宝穴,开启那处宝穴需要万魂伞为引,
  
  折磨了你们二人这么久,想必怨气差不多也足够了吧,为师的两个好徒弟,现在就给为师发挥出你们最后的贡献吧。”
  
  一听道长这话,少年少女瞬间吓得起身就逃,但哪里能够逃出道长的手掌心。
  
  便见他从怀中拿出一物丢出,这东西迎风见长,瞬间就变成了一柄七尺大伞。
  
  此伞漆黑如墨,没有一丝杂色,伞下阴风大作,隐隐有鬼哭狼嚎。
  
  随着道长掐指控制,万魂伞直接飞到少年少女头顶上方,两条黑色手臂直接伸出,毫无阻碍的就插入了少年少女的头部当中。
  
  随着黑色手臂一扯,两条魂魄便被手臂给从这二人体内拽了出来。
  
  离了体的少年少女魂魄豁然变化,脸如恶鬼,手脚如爪,看的道长拍手笑道:“不错不错,不愧是我的好徒弟,这种恶魂也有机会能够成为万魂伞中的主魂之一了。”
  
  两缕魂魄被抓入伞中,随着万魂伞一合,便自动飞回,落到了道长手里。
  
  青牛无视一切,依旧在山道上悠哉悠哉的前行。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驾!驾!驾!”
  
  不多时后,后方山道上突然传来一阵马蹄急促声。
  
  白袍道长专心看手中书籍,却是一点要回头看看的意思都没有。
  
  那匹马待距离青牛只剩下一丈距离,立马就停了下来,一名背着行囊的女子从马上翻下,快速便跑到了青牛身旁。
  
  “请问,可是金仙师?”
  
  白袍道长转头看去,就见是一位三十左右的女人,如果秦月生在此,便可认出此人就是‘千手无情’万故莺。
  
  “我是。”
  
  万故莺一脸坦诚,态度十分恭敬的说道:“金仙师,在下听闻您在五岳八山悬赏,只要谁能为您找回赤霞经,便可得到延寿丹一颗。”
  
  白袍道长点点头:“是我说的,千真万确。”
  
  万故莺解下行囊,将一个铁盒子从中取出,递给对方道:“请金仙师查看。”
  
  万故莺如此说,如此做,白袍道长怎么还能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随着伸手接过铁盒并打开,一本红封面,写有《赤霞经》三个大字的书籍,顿时就映入了他的眼中。
  
  “好!好!好!”白袍道长连说三个好字,他研究赤霞经那么多年,当然一眼就可以辨认出赤霞经到底是真是假。
  
  今日,终于又物归原主了!
  
  将赤霞经往腰间挂着的一个小袋子一塞,体型比袋子还要大上数倍的赤霞经瞬间就消失在了白袍道长的手中,这等手法之神奇,顿时便让万故莺看的心里暗暗称惊。
  
  对于这金仙师的认知又大大上升了一筹。
  
  “给你的。”白袍道长一丢,一个八角方方的小盒子立马就落入了万故莺手中。
  
  她悄悄打开,就闻到一股奇特芳香,光是闻了一口,都足以让人感到神清气爽,浑身有劲。
  
  延寿丹!
  
  传闻中可以让人多活二十载的延寿丹!
  
  此物不管拿到哪里,都是有价无市、价值连城的好东西。
  
  万故莺相当激动,连忙就一口服用了下去。
  
  哪个人不想活的久一些,特别是武者,如果能够多活二十载,他们能够突破宗师之境的机会就会更大一些,万故莺也不例外。
  
  “金仙师,在下,在下能斗胆跟您讨教一个问题吗?”看着白袍道长催动青牛加速,万故莺连忙出声说道。
  
  “何事。”也许是找回了赤霞经的关系吧,白袍道长看着心情不错。
  
  “武者境界有普通武者,外锻武者,内力境十重之分,只要突破了十重,便是宗师。”万故莺顿了顿,紧张又期待的问道:“宗师之上,可还有更高的境界?这世上真的有无所不能的仙人吗?”
  
  白袍道长回头看着她的神秘的笑了笑:“看你如此好问,那我就跟你说说好了,
  
  武道宗师之上,当然还有更高的境界,那就是成仙。”
  
  “成仙!!!”万故莺一惊。
  
  莫非这个世上真的有仙?
  
  “武者突破宗师境界以后,路途就和道者差不多了,以元精、元气、元神,修三昧真火,以三昧真火修五气朝元、三花聚顶,再凝炼圣轮。”
  
  白袍道长说的很认真,很仔细。
  
  但万故莺不过一内力境武者,哪里懂得这么多,什么三昧真火、五气朝元、三花聚顶、圣轮,她却是从未听说过,一时间顿感眼界大开。
  
  不由得开口就打算感谢这位仙师。
  
  但就在这时,她突然看到了对方脸上,露出来的一丝怪异笑容。
  
  这个笑容有一点奸邪,透露着似乎在期待什么,又即将得逞的样子。
  
  作为武者的警觉,万故莺顿感不妙,虽然她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立马就拔腿朝着自己那匹马跑去。
  
  “现在才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白袍道长神秘说道,眼神中闪现过一道精光。
  
  就见不等万故莺上马,她整个人的身体直接一头无力的栽到在了地上,眉心处豁然裂开一条血缝,一缕魂魄便从其中飘了出来。
  
  白袍道长丢出万魂伞,直接将这缕魂魄收入其中,又为万魂伞上多添了一条强大亡魂。
  
  “延寿丹,这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东西,就算是有,我又怎么可能会舍得给你。”白袍道长看着万故莺的尸身笑道。
  
  他伸手拍牛,继续前行。
  
  修仙道者,最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有的人表面上看起来仙风道骨,正气凛然,但背地里却是一个杀人不眨眼,做事全凭个人喜好的大魔头也说不一定。
  
  也就是五岳八山这群人不知情,金子华这号人物,在外面可是有‘极道邪修’之称的,可见其心性到底有多少歹毒险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