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可以无限强化 > 198 剑冢密藏

198 剑冢密藏

若有所思的,秦月生便将自己闯关得来的四把不同剑分别放入了这四个凹槽之内。
  
  便听剑门突然轰隆作响,在秦月生的注视当中缓缓打了开来,门后不是什么石壁,也不是什么别的地方,竟然是一个扭曲的、难以描述的光圈。
  
  秦月生愣了,怎么会是这种玩意,这是个啥
  
  小心翼翼的朝着光圈靠近,秦月生伸手一摸,顿时手掌就消失在了光圈当中,这种情况瞬间就让他想起了自己在青阳城夺得天魔邪刃和玄天宝鉴的那晚。
  
  似乎这是同样的东西。
  
  于是乎秦月生便直接一脚踏了进去,既然都已经来到了这里,就断然没有再回头的道理,哪怕前方是龙潭虎穴,也得闯一闯。
  
  没入光圈,一座云顶之巅的山峰便出现在了秦月生眼中,此刻的他正位于这座山峰顶端,在他眼前,以九宫格架势排列着九块巨大石碑,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各种文字和一个个小人舞剑的图案。
  
  当秦月生出现没多久,不远处突然间也出现了好几个人,其中有一个秦月生还认识,正是风魔。
  
  当风魔看到秦月生的瞬间,心里顿时忍不住一惊“这家伙怎么会在这陈兰没拦住他”
  
  陈兰的毒功风魔是非常清楚的,哪怕是他也顶不住邪虫王的毒,但是既然秦月生毫发无伤的出现在这里,就说明守在外面的陈兰已经失败了。
  
  风魔皱起眉头,剑冢密藏绝对不能让外人分享,此人必须先死。
  
  “林魔,山魔,这家伙也到这里来了,跟我一起解决了他。”风魔喝道。
  
  他这一声呼喊,顿时就像是点燃了火药桶似的,林魔和火魔二话不说,直接朝着秦月生袭杀而去。
  
  魔教中人杀伐果断,再加上秦月生本就是大敌一位,他们自然不会放过,看着这两名内力高手奔来,秦月生直接给自己戴上收束咽喉,当即就是荡魂吼奋力一喊。
  
  肉眼可见的音波荡漾而出,范围越远,音波扩散的越大,林魔和山魔二人顿时身体一震,明显速度都慢了不少。
  
  风魔拔箭就射,一支支足以冲破内力的箭矢相继飞出,那位被风魔称为鹰堂主的男人站在旁边一动不动,他自认为三名魔教高手同时对付一个,这阵势肯定是绰绰有余了,哪里还需要自己再出手。
  
  面对着三人的攻击,秦月生直接便是天地七大限砍出,崩山之下,大量的山岳之影叠峦层出,撞向林魔与山魔二人。
  
  只见这山魔碎颅锤挥甩砸出,便有人熊法相从他背后浮现,伴随着碎颅锤一巴掌拍向那些山岳之影。
  
  林魔手中羽扇挥出,五根铁刺顿时就从羽毛当中刺出,五条黑色法相同时袭向秦月生所在。
  
  却是这二人拿手的一流绝学,熊霸锤法与五蛇灵相。
  
  鹰堂主看到秦月生刀法显出的那刻,瞬间双眼瞪大,不禁脱口说道“神功”
  
  风魔距离他最近,一听到这两个,心里猛地一咯噔“什么”
  
  神功,这可是绝对不容忽视的存在,同等实力的高手之间,哪一方学有神功,别说是吊打对方,都可以反杀更高级存在的高手了。
  
  这秦月生竟然学有神功要知道魔教之内,连鹰堂主都没有资格去学魔教拥有的那几门神功。
  
  砰
  
  山岳之影瞬间碎裂,所产生出的力量直接爆发在了山魔和林魔这二人身上,瞬间此二人体内气血倒涌,纷纷倒飞的大吐鲜血。根本不是秦月生的对手。
  
  “你们退下,此人我来对付。”鹰堂主一跃而出,便见他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把剑来,此剑锋寒三寸,哪怕没用内力依附,都在隐隐散发着微光。
  
  此剑不凡
  
  看着鹰堂主飞来,秦月生压根不虚,当即双臂持刀,奋力再斩。
  
  见这个八臂怪人,双眼各亮异光,鹰堂主顿时觉得对方简直比自己还要像魔教中人,看起来就邪门的离谱。
  
  “秽月剑法”鹰堂主抖剑,一轮弯月豁然降临,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得灰暗。
  
  秦月生顿时就感到一股压力临头,此人内力境界远在自己之上,这剑法一出,当真是让人不得不感到凝重。
  
  天地七大陷崩山
  
  天魔邪刃一刀出,群山便对着那轮黑月撞了过去。
  
  一时间黑月和群山怦然碰撞,秦月生手中的天魔邪刃随即也是和鹰堂主手中的宝剑交触了个正着。
  
  砰
  
  这把宝剑果然不凡,在天魔邪刃之下,竟然没有被瞬间斩断,倒是让秦月生微微侧目。
  
  自从入手了天魔邪刃以后,秦月生几乎没有碰到过可以作为天魔邪刃对手的存在。
  
  除了当初在虎牢寨遇到的黄峰四狼使用的神秘手套,以及与天魔邪刃一同出世的寒霜冬雪剑。
  
  “不愧是魔教高手。”秦月生看着对方说道。
  
  “剑冢密藏为我教必得之物,外人休想染指。”鹰堂主冷声说道。
  
  手中剑法瞬间一变,两轮暗月何从左右对着秦月生包夹而来。
  
  其中却是隐藏着两道剑锋。
  
  秦月生千手化佛当即打出,直接给对方来了个触手不及。
  
  一般情况下,能有一门神功傍身,就足以算得上是江湖大佬了,若是两门以上,基本都是各个大势力里的护发、掌教之类的强大存在,外出行走江湖都有着不小的威名。
  
  谁想想到,眼前一个看起来年纪轻轻,刚初出茅庐的少年竟然会拥有两门神功
  
  鹰堂主瞬间就淹没在了千手化佛的掌势当中,生死难料。
  
  “鹰堂主”风魔震惊。
  
  鹰堂主可是一名内力境五重的高手,其地位比他们这些人高出一些,这等实力,放到江湖当中那也是很难碰到对手的存在了,基本上除了那些门派的老妖怪老强者出手,谁也制服不了他。
  
  但是现在,鹰堂主竟然败了,在秦月生的手下都没有撑过几个回合。
  
  当鹰堂主的身体被秦月生提着落地,风魔等人的心立马就提了起来。
  
  连鹰堂主都不是对手,他们这些人又能做什么。
  
  “你们能够来到此地,我可真是太开心了。”秦月生笑道,在他的话音刚落之际,鹰堂主整个人便突然消失在了他的手中。
  
  在秦月生眼里看来,这些魔教高手俨然已经变为了一颗颗能够增长自己实力的内力丹,只要将他们都给宰了,自己今日再冲一个纳气大穴不是问题。
  
  “你们快逃,我殿后”风魔顿时就朝着光圈所在逃去,然而林魔和山魔都已经被秦月生给打伤了,此刻能够逃跑的只有他一个人,秦月生自是不会被他的话给忽悠了。
  
  直接摘星手抓出,就将逃跑的风魔给抓了回来。
  
  “不,不要我愿意用醍醐灌顶将我的内力全部给你,但求饶我一命”
  
  面对着风魔的哀求,秦月生毫无犹豫,直接就一剑斩去了他的脑袋。
  
  “醍醐灌顶太麻烦了,我懒得用。”秦月生淡然说道。
  
  将全部的魔教高手都给分解,秦月生便得到了一堆的武学,其中一流就有四种,再加上其他的二流,以这等储备,秦月生自己开宗立派的建一个门派都显得绰绰有余了。
  
  像江湖一些三流小势力,所拥有的武学品质都没有秦月生所掌握的这么多。
  
  “这么多的内力丹,这次赚大了。”秦月生看着手中一捧内力丹笑道,随即开始盘坐服用。
  
  大量的内力在他丹田里聚集,让秦月生感到全身都充沛了起来,其中更是以丹田更甚,很快就接近到了爆满的程度。
  
  随着秦月生调动内力一冲,瞬间背后的第五个内力大穴便被他轻轻松松的给冲破了,再添一个白圈。
  
  然而这还没有结束,剩下的内力丹还有不少,秦月生继续服用。
  
  很快秦月生就接触到了第六个纳气大穴的屏障,只差一丝,最后的一步迈出去了,他便可以踏入内力境六重之境。
  
  缓缓睁开眼睛“就差最后一丝了,后继无力,倒是可惜,不过也无妨,这点程度自己再修炼个几天,到时候也是水到渠成,一点就破。”
  
  看着远处那九块巨大的石碑,秦月生站起身来说道“这会没人阻碍,是该由我来享受胜利果实的时候了。”
  
  从之前的种种情况,以及这几个魔教高手都出现在此地来看,这地方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剑冢密藏无疑。
  
  白岳剑圣当年将这个地方给搞的如此隐蔽,在没有地图的情况下,能成功找到这个地方也是有鬼了。
  
  走到第一块石碑下开始查看,果然,这上面记载着的全都是各种剑法,剑道心得,其中的道理和感悟,让秦月生看了都不禁感到收获匪浅,大有领悟。
  
  秦月生还算淡定的了,若是有江湖剑客或者那些剑痴、剑狂来到此地,看到这些由白岳剑圣留下的石碑,只怕是当场欣喜若狂,完全可以如痴如醉的不吃不喝,光看着这些石碑便可以满足一切了。
  
  “我有一把斩龙剑,倒是可惜对剑道涉及一些,不过看着这些石碑学习着实麻烦,还是省点时间,直接分解了啊。”秦月生伸手不劳而获的手掌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