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末日行动组 > 第四百零一章 称兄道弟

第四百零一章 称兄道弟

经过这么一场小风波,门口被范金龙带回来的两车人都拍好了队伍准备接受进入石油厂安全区的检查,而花衬衫这个时候也和薛斌带着其他人一起把返回的车辆进行了清理,大把车内的那几具丧尸的尸体也被他们从车上拖了下来找了一处空地给就地掩埋了,车内大片的血迹和污物也被他们拿着消毒水给清理了一边。
  
  石油厂接纳受困群众的能力还是有的,只是向宿舍区那种比较不错的居住房间已经全部安排完了,今天刚带回的这将近60人被安置在了前天刚刚收拾出来的一间厂房里面,里面尽管没有宿舍那样的床位,但是范金龙的手下早就把里面清理了赶紧,又把从煤矿厂拖来的一床床的被褥在地面上整齐的排列了开来,厂房内的暖气也供的足足的,即便是就地入睡也不会感觉一丝凉意。
  
  看着收拾干净的厂房,尽管有些被救出的市民有些小意见,但是最终还是都默默的接受了,范金龙让阿龙带着几名兄弟为这些人安排好床位登记好信息便拉着张伟民朝着厂房外的路边走了过去。
  
  走到一处已经被积雪覆盖了的花坛边,范金龙掏出了一盒香烟抽出一根递给了张伟民,自己点上一根抽了一口说到:“张队,我们的搜救工作接下来可能要暂时停止了!”
  
  张伟民接过烟娴熟的点着然后问到:“是市区里的情况又恶化了吗?”
  
  范金龙点了点头说到:“张队长,今天我们一起出去的十一位兄弟,死了5人,搜救回来的这差不多60人也是兄弟们貌似带出来的,其中又一波在朝阳区的一所小区内带回的十几个人,原本他们自己躲藏点有3,40号人,不过我们遭到了那种爬行变异生物的袭击,最终只带回了十几人,还搭上了两条兄弟的命......”
  
  看着抽着烟陷入沉默的范金龙,张伟民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了目前市区内的状况和失去兄弟的难过,于是他安慰的说到:“范大哥,这几天辛苦你了,我很感激能在这和你们不打不相识,你和你兄弟的加入为大家带来了不少的力量,看着这焕然一醒的厂房和已经住满了的群众,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感激你们了,不过在急救中心那边看到受伤的兄弟们我内心是难过的,这只是一部分还有那些因为搜救而被感染或者牺牲在外的兄弟们,我......”
  
  “兄弟,感谢你的理解,我范金龙在这之前做了许多对不起同胞的事情,我到是很感激你的到来,才给了我这么一次自我救赎的机会,虽然这些事情不足以弥补我对这座城市所犯下的错误。”范金龙猛的抽了一大口烟,然后将烟头丢在一旁的雪地里说到:“张队长,我叫你出来是有一事相求,希望你能答应我!”
  
  “范大哥,我们都是兄弟了,你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只要我们有能力帮的上忙!”张伟民也将烟头熄灭在了面前的雪地里说到。
  
  “离你所说的那个什么‘末日计划’实施还有6天的时间,就目前的状况我们这边这么多的人现在就要开始撤离了,明天天亮就得开始将这些市民给送去你说的那个黄岩大营安全区了,撤离也需要一段时间,而且目前的感染情况,这一路一定也很危险,我现在有个想法,就是你们从明天开始带着这些人就准备撤离了,有你们专业的保护,这些人一路上也安全些,还有我的那些兄弟,他们其实都是无辜的,希望你也能将他们安全带到安全区,接下来这几天的搜救工作你还是交给我来做,你们就负责开始撤离,出去了就别再来了,我这边接完最后一批市民随后就会去那找你们!”范金龙一脸严肃的说出了回来路上的想法。
  
  张伟民听得总觉得有些异样,他沉默了一会说到:“范大哥你是不是不想走了?”
  
  听到张伟民这么说,范金龙先是一愣,然后便沉默了。
  
  “为什么?”张伟民不解的问到:“是担心出去之后上面追究你的责任?还是别的?”
  
  “兄弟,我既然敢和你们合作,希望你们能带我出去我就没有担心过你说的这个,我只是想尽最大的努力多救一些人出来,市区里面的情况你最近不在,你不知道,比你们之前去的时候要危险太多了,我只是不想再有无辜的人......”
  
  “你这想法太自私了!”张伟民打断了范金龙说到:“我们是一个团队,护送这些人出去的任务我会安排,我的人也会义无反顾加入护送的任务,而这边的搜救工作原本就是我们过来的职责,我不可能单独交给你和你的兄弟去做的,不是还有6天的时间吗,我们的工作还有足够的的时间,这个要求我不能答应你,我们是专业的,武器也比你们的枪,我们一起合作才能将利益最大化,这一点我相信你比我懂!”
  
  “张队!”范金龙一脸的祈求说到:“张队,你真的不能和我们在进城冒险了,我这几天基本上都是和兄弟们踩在死亡的边缘,每一次出发大家也都是做好了回不来的准备的,大家还需要你们,你们可不能在这边就交代了啊!”
  
  “你不必再多说了,我是不可能答应你的要求的!”张伟民斩钉截铁的说到,他知道自己这样拒绝范金龙会给他造成伤害,他留下来继续执行搜救任务是想给自己所做的事情做弥补,但是这几天他为石油厂这边所做的,在张伟民的眼里已经足够多了,如果在这么看着他去冒险的话,自己就不配作为一名搜救队员了。
  
  “可是......”
  
  “别可是了,明天开始护送和搜救一并开始,我的人和你的人一起参与,你的那些兄弟我们会安排和被搜救回的市民一起出城,这是我们当初建立合作时我所答应你的条件,你给我们提供幕后组织的消息,我负责和我的兄弟把你们带出FJ市!”张伟民再次点起了一根烟,眼神坚定的看着面前这位曾经叱咤风云的大哥。
  
  范金龙内心前所未有的感到一阵温暖,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就在一周前大家还怒目相对的一群人,竟然在这短短几天之内建立起了如此深厚的友谊,对于面前这位自己当年根本不会正眼瞧一下的人,如今自己竟然会如此感激涕零,他原本是想救出更多的市民以换取自己良心的一丝丝安慰,然后自己随着FJ市的浩劫一起共存亡的,不是自己懦弱害怕出去之后被追究责任,而是真的已经做好了为过错而牺牲的准备,可是这回看着张伟民坚毅的目光,自己突然间又觉得能和面前这位正值的搜救队队长继续合作才是自己觉得最有意义的事情。
  
  “好了,你不要再想什么计划了,虽然我们现在是合作关系,但是一切你都还是得听我的,毕竟我们才是这座安全区的建立者,我才是搜救队的队长,你所要做的就是听从安排,这样我们才能打你出去!”张伟民一脸严肃的说到。
  
  放弃了与FJ市共存亡计划的范金龙立刻敬着礼说到:“是,张队长,一切听你的。”
  
  看着范金龙那滑稽的军礼,两人笑了起来,发自内心的那种笑声,谁也不会想到在病毒爆发之前两个完全不可能有交集的人在此刻竟然开始变的越发的亲密无间了起来。
  
  很快到了晚饭时间,由于石油厂安全区的人越来越多,大家不可能在聚集在一处吃饭了,于是范金龙就专门安排了自己的兄弟给住在安全区内的人们给送了过去,自己的兄弟则轮流去石油厂老食堂用餐。
  
  而这边末日行动组的队员们则都聚集在了宿舍楼的五楼活动室内,毕竟从开始的时候跟着许叔就在这用餐,大家已经习惯了,不过由于需要照顾伤员,陈婉如和刘静雅并不能过来和大家一起吃饭,当然坐在张伟民身边的范金龙也同样安排了兄弟给临时急救中心的工作人员也送去了饭碗。
  
  今天的伙食还不错,3菜一汤,有小鸡炖蘑菇,有红烧肉,还有个素材和菌菇汤,这让末日行动组的队员们都感到不可思议,范金龙和大家交代了这些食材的来源,都是在市区内的大型超市的冷库内搜刮来的,这也是这几天他们出去的搜救时的另一项重要任务。
  
  看着自己的队员们都入座了之后,张伟民便和大家大快朵颐了起来,这么些天的忙碌肚子里早就没有了油水,看着一桌美味,队员们都控制不住自己跟着一起大口吃了起来。
  
  当然张伟民也让负责给他们送饭的人员给被关在自己宿舍对面的理查德和毕丽斯送去了一份。
  
  队员们埋着头大口吃饭,没有人说话,第一个吃好的张伟民看着这些兄弟,从最初的大壮、郭林、殷晨宝到在N市中途加入的孙逸军、张效雷、王井建,还有从合作变成一队的庞俊、花衬衫,再到这段时间刚刚加入卢卡、田宇俊,当然了还有正在忙碌没能过来的陈婉如和刘静雅这两个小姑娘,大家一起经历了太多太多,目前还在继续,没有人有怨言,相互之间也便的更像是一家人了。
  
  不一会放下筷子,拍着肚子的殷晨宝对张伟民说到:“张队,赶紧布置任务吧,我都习惯不算挑战的生活了,这半天在这安全区内我都快无聊死了!”
  
  “就你话多!”大壮也放下了碗筷不满的说到:“无聊的估计就你一个吧,陪完小雅人就不知道去哪了,大家都在帮那些刚进来的人做检疫的时候,你跑哪偷闲去了?”
  
  “哎,大壮,你可不能这么说,我和阿龙,薛斌去给车辆做消毒和检测工作去了,往后不管是搜救还是送这些人去黄岩大营,这些车辆的安全必须的保证,你们在救人我们在修车,大家做的可都一样,你要不信可以问范金龙,你让他把他那两个小弟叫过来看看就知道了!”
  
  “哟,那这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还会修车呐,你没给那几位兄弟天添麻烦啊?”大壮调侃的说到。
  
  “兄弟?”殷晨宝一脸不解的说到:“我们只是合作,怎么就是兄弟了,还有我在入伍的时候是修过一段时间车辆的,你别小看我!”
  
  “晨宝!”张伟民看了一眼有些尴尬的范金龙严肃的说到:“你别在这边口无遮拦的,我们现在和范大哥是合作关系,这几天我们不在,他和他的人把这边治理的这么天翻地覆井井有条的,并且还带回这么些受困群众,当然是自家兄弟,你在这胡说八道什么?”
  
  “啊?!”殷晨宝把手放在耳后问到:“张队,我没听错吧,你和这些人称兄道弟了?你忘记这群人之前是怎么对我们的吗?庞队和孙大神还有毛哥差点把命交代在他那煤矿厂,这会和他们这些人称兄道弟,我接受不了!”
  
  “谁没有犯过错?”张伟民有些不悦的说到:“人为什么不能学着把眼界放宽一些,总是盯着别人的过错念念不忘,你是有什么目的吗?我们现在在这样的大环境之下多一个朋友就少一个敌人,少一份危险,这个道理难道还要我解释给你听吗?”
  
  殷晨宝沉默了。
  
  “呃,我插句话啊各位兄弟!”范金龙放下的碗筷摸了摸光头站起身说到:“我首先为我之前对大家所做的表示抱歉。”说着对着大家鞠了个躬然后继续说到:“张队长说的没错,当下对于我们大家来说多一个朋友就少一个敌人,少一份危险我十分赞同,我知道在做的兄弟可能很多人并不能发自内心的去接受我的存在,不过没有关系,我既然答应和你们合作,就会尽全力去做好一切,FJ市这场灾难是因为我而引发的,我已经深知自己的混蛋了,所以我想为此尽力去做一些弥补,不管你们怎么看我我都会坐好一切的。”
  
  听完范金龙所说的大家都沉默了,确实有几名在座的队员打心眼里并不是特别能接受范金龙,不过大家也确实被范金龙这几天的所作所为给打动了,人确实不能总记着别人的过去,得饶人处且饶人,给别人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才是真正的海乃百川,朋友多了路好走这句话在每个人的心中荡漾。
  
  突然殷晨宝站起身对着范金龙说到:“范大哥,对不起是我冲动了,你这几天所做的我其实是看在眼里的,我愿意和你兄弟相称,欢迎你和我们建立合作!”随后便伸出了右手。
  
  范金龙见状立刻伸出右手和殷晨宝握在了一起,一脸笑容的说到:“感谢你和兄弟们的信任!”
  
  在这一刻范金龙完全丢掉了大哥的面子,嫣然一副普通人的模样,大丈夫就是能屈能伸,识时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