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神弑l宿命之战 > 第二十九章 宿命之战 Grudge Match 二

第二十九章 宿命之战 Grudge Match 二


  “杀!”
  天空上,迪尔娜迦终于下达了她的最后指令。
  顷刻间成千上万只“异种”开始动了,它们疯狂的朝着Miracle号涌来,游荡在巨大的赤金色大船底下,贪婪的啃食着船底的锌制底板。
  汹涌的海浪之中,长有犄角的座头鲸笨重的翻转着身体,硕大的长尾横扫而过,动荡的海面被掀起了一股股的汹涌海浪。海浪中满身青鳞的大白鲨开始循着海水上跃,湍急的激流在带着它高升。
  恍惚间一个倒霉的船员正好从船舱里探出头来了,巨大的鲨口飞驰而上一口咬掉了他的脑袋。
  一时间Miracle号上的甲板上惨叫声四起,刺耳的蜂鸣声如同惊雷般响彻云霄。
  烈焰从雨中熊熊燃起,炽热的高温仿佛能融化海底万年不化的坚冰。火口缭绕过高楼,巍峨的舰塔在高热里四散崩塌。尖叫声此刻在海面惊悚的此起彼伏,犹如一支地狱中奏响的死亡交响曲,倒映在眼前的全是人们那张惊恐到扭曲的脸。
  漫天的浓烟开始从Miracle号上冉冉升起了,巨大的章鱼正贴着船体往上爬行。扁平的蝠鲼此刻也从海底跃起来了,它振翅般的挥舞着双鳍,长枪般锐利的尾椎正悬浮在空中,寻找着哪个落单的倒霉鬼。
  甲板上此刻已经枪林弹雨,浓重的硝烟四处弥漫,枪械里射出的火线如同能映红整个天际,同时也映红了每个人的脸。
  二副此时正带领着船员们浴火前行,各式各样平日里见不到光,储藏在装备库中的武器此刻已经全部被重新调动了出来。
  枪膛炸响,火线拉锯。
  船长此刻也挣脱了身上的绳索,一把扩容后改的MP5K微冲在他的手里不断的喷吐出火焰。
  沈季和秦越此时也开始加入战斗了,身为混血种的他们,明显更具备优势!
  成群的“异种”之中,沈季不断的挥舞着手中的“洺炎之矛”,黑色的“洺炎”在他的身旁四散缭绕。厮杀中越来越多的“异种”开始朝着他汇聚过来了,它们眼神贪婪,腐臭的舌头疯狂的舔舐着牙齿,仿佛浓醇的人类血液对于它们来说,就是最香甜的毒药。
  然而沈季可不会让他们靠近,凡是进入他周围三米以内的敌人,黑色的“洺火”都会将它们瞬间焚烧成灰烬。
  “轰隆”一声,天空上的雷霆终于汇聚完毕,十一根三米粗壮的闪电轰然从空中坠落。金色的闪电在劈坠至海面时,巨大的叉状雷霆宣泄出一层层跳动的网状电流。电流在液体的作用下开始导向四周,海水的导电性让它们在顷刻间传递到数千米以外。
  一瞬间成百上千只“异种”被电击得焦黑了,三十万伏的高压让它们刹那间被电了个外焦里嫩。
  茫茫无际的“异种”群很快就被消灭了一半,但越来越多的黑点却还是源源不断的从海里冒出头来。
  雷光闪动,电流嘶鸣。
  忽然间天空上的“Angel”突然颤动了一下翅膀,洁白的羽毛如同白雪般悠悠的从空中飘落下来。
  不是一根,而是一百四十根!
  “天使之颂·统御!”
  高大的船舷上,古老的咒语声正激昂的吟诵着,声音如洪钟般行于水面,缓缓的朝着四周扩散。
  雨幕中陈梦棽凛冽的伫立在风里,黑色的作战服将她的身材完美的勾勒出来。她双手合握置于胸前,身体静静的浮在空中。白色的羽毛从天空飘落,庄严的咒语声在不断的变化着。
  “圣洁的,博爱的,虔诚的神使们,我以我的骸体赋予你们新生,请你们遵从光明之子,伟大的炽天使,加百列的呼唤……苏醒吧!”
  “呼呼!”
  低沉的号角声再一次吹响,如同征战者在出征前的那股内心悸动,震耳的角声悠扬激昂。
  突然间光明般的气息开始从四周无声的升起,像是有什么东西将要破壳而出。
  白色的光沫忽然散开了,黑色的龙纹逐渐覆盖在羽毛之上,如同一层层流动的液体,洁白的羽毛开始融化。
  “那些是什么?”
  天空上,倒映在船长眼里的,是一百四十个流动着光沫的椭圆形光球。每一个光球都有三米宽的直径,它们静静的漂浮在空中,古奥的龙文在蛋壳表面旋转流淌,如同一颗一颗从天而降的……巨大光蛋?
  “咔嚓咔嚓!”
  伴随着咒语声的落下,巨大的,纯白的“光蛋”开始裂开了。它们剧烈的颤抖着身体,网状的裂痕在它们的“壳”上逐渐弥漫。最后在一阵“噼里啪啦”的破碎声中,彻底的破壳而出。
  “噗嗤!”
  一双洁白的羽翼,紧接着第二双……第三双……最后在短短不到十几秒的时间里,一百四十双宽阔的羽翼全都舒展开来。它们无声的伸展在寒风之中,如同一只只将要翱翔天际的雏鹰,夭娇舒展。
  漫天的光沫之中,形态各异的天使正安静的伫立着,一百四十多个身影低头不语。
  它们中有的面露怜悯,手上握着光辉的圣痕十字架。有的脸色漠然,眼神充满暴戾,如同一个个静守在地狱门前的死亡判官,手持骨质镰刀。
  金光中所有的天使全都不一而足,但又都背生双翼。它们无声的漂浮在空中,宛如天神般降临于这世间。
  “以神的名义,斩断世间罪恶……杀!”
  低沉的咒语声落下,震荡的气流开始响起,一百四十双硕大的羽翼开始挥动了。
  啸声中陈梦棽的身影敏捷的越过船舷,身体在空中划过一条弧线。随后身体随着气流下坠,最后稳稳的落在了一头天使背上。
  “嚇磁”一声,天使受重,巨大的头颅缓缓的低垂下来。它低缓的挥动着翅膀,高大的身体带着五号飞离了船舷。
  “光明系释灵……”迪尔娜迦低头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眼神里有些惊讶,她轻声的问,“你是君熠的后代?”
  “君熠?”陈梦棽没想到她一上来就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皱了皱眉,摇头,“我并不是什么君熠的后代。”
  “是么?”迪尔娜迦轻笑着摇了摇头,接着说,“我在你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和君熠非常相似的气息,不会错的,我的直觉一直很准。”
  “那你们兽族的鼻子可真是够灵敏的。”陈梦棽冷冷的笑,“不过非常可惜,你的直觉这次恐怕要出现错误了,我的血统并不是来源于君熠。”
  “你可以否认,但你的血统是不会说谎的。”迪尔娜迦轻轻的抬起手,湛蓝色的“凌渊”在她的手中飞旋,随后在她的手心上落下,割出了一滴淡金色的鲜血。
  “君王的后裔,血统之间或多或少都会产生一丝共鸣,虽然可能会十分微弱,但这却的的确确存在。”说着迪尔娜迦把那滴鲜血用凌渊送到了陈梦棽的身前,淡金色的血液一下子开始变得躁动不安起来。如同遇到了什么召唤一般,朝着陈梦棽飞去。
  “还有什么话说么?”迪尔娜迦浅浅的笑,伸手收回了凌渊。
  “切!”陈梦棽不屑的嘁了一声,冷冷的说,“兽族第二十一君主,海洋与冰之王迪尔娜迦,你的身份是兽族至高无上的兽血亲王,是至强,至德的象征,以寒冰统治着整个海之世界。以你这么高贵的身份,你觉得和我一个‘劣种’讨论我的祖先是谁,这……真的好么?”
  说着她冷冷的笑了起来,“君熠是你们兽族的八大君主之一,他的后代,也必将是一群纯血兽类,像我们这种既不算‘人类’,又不算兽类的混血种,我们的祖先,从来就只是那些同样身为混血种,为了神眷者的事业而牺牲了的无数先辈们。”
  “我想你理解错了。”迪尔娜迦轻轻的摇头,她低下头来看着“凌渊”,开口说,“君王的后代,可不一定都是纯血种,而恰恰相反,其中混血种反而居多。”
  “因为兽族自身的一些缘故,凡是达到了兽种级别以上的兽类,同类之间结合后所能诞下的子嗣,存活几率往往会大幅度降低。尽管这些子嗣后天成长可能会非常顺利,但对于兽族这个庞大的种族来说,仍旧是入不敷出。”
  “所以你们就同意了最初代混血种的提议,于人类进行结合?”陈梦棽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神微冷的看着她。
  “对。”迪尔娜迦点头,“人类自以为从我们手中夺得了力量,但却不知道,你们这个族裔,只不过是我们为了延续后代,制造出来的一种实验体罢了。”
  “混蛋!”陈梦棽愤怒的指挥着天使飞速而上,手中的镰刀猛地朝着迪尔娜迦落下。
  “这就生气了?”迪尔娜迦轻而易举的避开了她的攻击,轻笑着说。
  “你这个混蛋!”陈梦棽咬牙切齿,“有种你就别躲,看本小姐不把你打到怀疑兽生。你要打就给我打快点,别那么多废话,本小姐打架可从来就没怕过!”
  “要是什么事情都能靠打打杀杀就能解决的话,那宿命的轮回又为怎么会周而复始的旋转?”迪尔娜迦莫名其妙的低下头来叹气。
  陈梦棽搞不清楚她到底在悲叹些什么,只觉得很烦,乱糟糟的,她打架还从来没有和敌人说那么多话过。
  上来就开打不好么?扯这扯那的,祖宗十八代都给扯出来了。
  “你不需要去在意我的话,对于你们来说,宿命总是会不经意间到来,我只希望你们到时候……不要再逃避就好了。”莫名其妙,她又说了一句完全听不懂的话。
  逃避?开什么玩笑,她陈梦棽长这么大就从没怕过谁!
  “天使之颂·审判!”
  忍无可忍,陈梦棽发动了她的最后一个灵技,“天使之颂·审判”。
  一瞬间一百四十头天使全都开始动了,连同着天空上的那头巨大的“Gabriel”,飞快的冲入“异种”群中,凡是异变了的生物,审判的镰刀和圣耀的十字架都会给予它们救赎。
  “小家伙,释灵可不是像你这样用的。”迪尔娜迦又避开了陈梦棽的一次攻击,停下身来轻轻的对着她笑。
  “你管我!”陈梦棽俏脸冰冷的顶了回去,指挥着天使继续上前。
  “呵呵。”迪尔娜迦笑了笑,突然举起了手中的“凌渊”。
  “出来吧,焱奴。”
  “轰隆”一声,巨大的恶龙突然间从水里跃了出来,它愤怒的张开巨口,狰狞的龙头一口咬在了“Gabriel”的身上。
  “呜呜!”
  “Gabriel”吃痛的发出一声悲鸣,巨大的身躯开始随着恶龙坠入水中。
  “Gabriel!”陈梦棽吃惊的大喊。
  海面上Gabriel的身体已经下沉得只剩下一个头颅,它正痛苦的发出一阵阵“呜呜呜”的叫声。
  “我说了,释灵可不是你这样用的。”迪尔娜迦轻声说。
  “闭嘴!”陈梦棽怒斥,口中的唱诵声再一次响起。
  “天使之颂·神罚!”
  “轰隆”一声,天空上,十三根金黄色的雷霆再一次落下,成千上万只“异种”在雷光中瞬间被泯灭成了灰烬。
  深海中巨大的身影像是猛然间被雷霆击中了,八根修长的尾椎骨纷纷从Gabriel身上脱落下来。
  “频繁的使用灵技,你就不怕你体内的力量干涸么?”迪尔娜迦面无表情的捏着“凌渊”,波澜不惊的说。
  “干涸?哈~哈……”陈梦棽无力的笑,嘴里喘着粗气,密密麻麻的冷汗从她的额头上渗了出来。
  “你是不是忘了,我可从头到尾都没说过要和你单挑?”陈梦棽低声说。
  “难道你还有同伴么?”迪尔娜迦惊讶,指了指陈梦棽身后的沈季等人,开口说,“如果是那群蝼蚁的话,就算了,他们对我造不成威胁。”
  “不……”陈梦棽低头拍了拍脚下的天使,天使飞快的带着她闪过了一旁。
  “是这个哦!”她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