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野火春生 >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屋内空间狭窄、人多,候时新使劲的往里挤,一直挤到办公室正中,这才说道:“站长,我来半个时辰了,刚刚在门外听了梅老师的窃听与反窃听课真的受益匪浅啊!你看大伙都这么热情,我也没好意思打扰。”
  “哦,时新,既然你刚刚都听到了,那你也来谈谈你的感受!”
  “我在门外听完整个过程,我觉得梅老师讲的窃听手段那就是教科书般的存在,感觉她不仅教会了我们使用窃听器的方法,而且是用生动、实际的案例在教学。”
  “时新,梅姑被你形容的也太妖魔化了吧!呵呵,刚刚她可是才被王处长打了脸,自己安装的两处窃听器都被王处长轻而易举的找了出了”
  “站长,您没看出来啊,这是梅姑在故意教学。”
  “故意教学?说说什么情况?”
  “我们先看她讲的第一步是引导大家如何听电话的声音辨别是否有窃听装置的存在,而后通过接口、回路的检查断定最后窃听器的位置,最后再把窃听器放在最常见的地方,他这么做不正是她刚刚所讲的第一步的演示版吗?如此生动的课程既有讲座又有实操,这不正是一个合格的老师应该做的吗?”
  赵涛点了点头,屋内行动处的人也跟着明白了为什么前两个窃听器这么好找。
  “那候处长您的意思是说这第二个窃听器梅老师是为了告诉大家如何顺着电路去寻找,所以最后窃听器才这么容易的在电扇开关内发现?”
  “没错!”
  “那这第三处该怎么解释那?”
  候时新笑了笑看着梅姑说道:“我猜想梅老师这第三处窃听器的位置是想补充刚才没有讲到的第三点,这第三点就是最重要的伪装,伪装是没有任何程式化的东西可以依据的,只有你根据现场的环境、电路的位置和人们正常思维的漏洞而判断出的符合现场的伪装手段。”
  梅姑不可否认的点了点头说道:“候处长竟然猜透了我的想法,那我这第三个窃听器候处长想必已经知道位置了吧!”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它应该在这里!”候时新来到王龙刚刚检查过的台灯前指了指说道。
  王龙使劲的摇着头,不相信的说道:“不可能,上上下下我都仔细检查过了,没有发现接口,根本不可能有窃听器。”
  屋内其中一个军统特训营的教官也附和着说:“候处长,你别开玩笑了,莫说是王处长从头到尾检查了一遍,就是我们几个教官也认真观测了很久,尤其是杨树良教官还专门又上手排查了一遍,根本没有任何缝隙和接口可以把窃听器安装在台灯里。”
  候时新笑而不语,走上前去说道:“可它明明就是在这里!”
  说话的一瞬间,候时新拽着台灯的开关拉绳,用力一扯,一个明晃晃的窃听器就在他的手中掉了出来。
  “啊?竟然是台灯的拉绳?”
  行动科的人顿时议论纷纷,几个教官则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没错,梅老师是用倒装的方式将窃听器的一头连接在拉绳开关的顶端,然后又将窃听线包裹在拉绳内,最后拉绳的底部凸起部位就是窃听器最终的包裹部位。她这样做的目的是台灯即能同时拉亮又能让窃听器时刻保持待机工作,而且检查的时候还没有明显的接口和回路。
  当然,这种伪装手法就是利用了我们眼睛的盲区,把我们觉得特别隐蔽的东西放在了我们的眼前,而我们往往越想的多就越难发现,这就是灯下黑!”
  “好一个灯下黑,刚刚我明明捏着这根拉绳却不断的在搜寻其它的部位,万万没想到窃听器其实早就在自己的手中了!好高明的伪装手段。”
  梅姑用力的鼓起了掌,意味深长的说道:“厉害啊候处长,我梅姑从1926年就被推荐从事这方面的工作,然后又在香港、东南亚各地为党国传递情报,抗战后期又在军统特训营从事这么多年教育工作,好歹我也从事这方面的工作20多年了,可我这20多年的工作经验没想到竟然被你这小子一语道破,哎!老了,看来党国真是辈辈都有人才出啊!”
  候时新听闻这话,赶紧摆手道:“哎呦,梅老师,这我可真不敢当,您才是为党国奋斗一生的优秀导师,我这个人脑子愚钝,不喜欢分析复杂的事物,不过是凑巧看到了这个拉绳,没想到还真的蒙对了。”
  “嗬,好一个蒙对了,那王处长怎么不蒙一个试试那?还有这么多和梅姑“同朝为官”的教官们怎么不蒙对啊?有能力就是有能力,候处长你这个人就是喜欢谦虚,没有一点自信!”
  候时新只能尴尬的笑了笑,然后心想:“哎,本想敲山震虎,让一些心存歹念想偷偷调查自己的人小心别被自己发现了,可没想到这件事情又搞大了,自己真的不能太露脸了,要低调、低调。”
  一天的考核总算落下帷幕,副站长本来就在气头上,大笔一挥直接报请淘汰掉三个人,这三个人分别是电讯处排名最后的温有善,情报处枪械组装出现重大错误的关海宁,以及情报处因倒霉抽到冷门枪支导致排名倒数第二的张富海。
  看着这些名单副站长坐在办公室里突然觉得好像还少了点什么?又好像多了点什么!
  少了什么呢?陈泽飞琢磨:“是不是少了对候时新的审查?我们这次选拔的人加上他一共来了十一个,可我们一直盯着这十个人而唯独少了他。
  候时新的底细只有站长知道,而站长在他来之前就交代过让我好好替他把把关,他是有意这么说还是就随意这么推诿了一下呢?看目前站长和这个新来的候处长关系绝非一般,自己若查他一定会带来站长的不满,甚至是打击报复。
  不对,不是这样的,也许正是他们两个的关系才让赵涛更有必要知道候时新是不是干净的,他总不能把一个突然出现在身边的人直接变成自己的心腹,所以很多次赵涛应该是纵容自己去查他的。”
  “可是又多了点什么呢?从这几天发生的各种事情来看,好像候时新就像一个影子一样时时刻刻的出现在大家的视线范围之内,明明和他无关的事情最后的线索和目标总能那么巧合的找到他,这真的是一种巧合还是他有意掩盖?
  候时新表现的太完美了,要知道太完美的东西本身就是个缺陷,不行,我真的要好好的代站长查查他了。”
  想到这里,陈泽飞喊到:“宋秘书,去叫魏三毛到我的办公室来一趟。”
  这个姓宋的秘书是个男的,刚刚是他从秘书科精挑细选上来的,他挑选的时候很在意这个人的人品和行为习惯,因为他可不想再像上一次那样让一个现实的女人给自己狠狠的打了一次脸。
  宋秘书的效率很高,不多久,魏三毛就出现在了陈泽飞的办公室。
  “副站长,找我有事?”
  “嗯,魏三毛,来坐,抽烟吗?”陈泽飞客气的让了让。
  “谢谢副站长,不会。”
  “哦?干我们这行的神经时刻保持着紧绷,不抽根烟缓解一下真的需要有很大的毅力,你这样不抽烟的军官在军统可是很少见的呦。”
  “我认为军统的工作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很重要,用烟麻痹自己才是最不理智的选择。”
  “呵呵,说的在理。”陈泽飞把没抽完的烟摁在了烟灰缸里又说道:“你来站里也有段时间了,实话跟你说我可是很看好你的,这次选拔如果没有意外我是会建议站长把你留下来的,所以说你下一步的表现很关键,千万不能出现任何差错。”
  “嗯,我知道了,谢谢副站长的抬爱!”
  “魏三毛啊,我看今天上午你在候处长的办公室好像话没有说完啊?你还有什么疑问能和我说说吗?”
  “这……候处长当时不是已经解释清楚了吗?”
  “未必吧?魏三毛,你就不用跟我在这里兜圈子了,你当时的反应和你这个人对事物的观察、判断、推理、逻辑思维能力告诉我你纠结这件事情的本身肯定是你经过深思熟虑的,所以我大胆猜想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候处长说的那么简单!”
  “呃……站长不也都下过结论了吗?”
  “你是怕站长?还是怕一来就得罪了后勤处长以后不好开展工作啊?
  “不是怕,是我没有证据,我不能乱说,一切事情都要建立在证据面前才好下结论。”
  “那好,魏三毛,如果我要你查候处长,你能做到吗?”
  “呃……站长知道这个事情吗?”
  “你不用去管站长同不同意,这个事情你就当作是我交给你的一件秘密任务,你只用暗中调查,一有情况直接向我汇报。至于站长那边……我相信站长也是会同意的,毕竟若是军统内部出了一个共党的间隙,站长是要被第一个问责的。”
  “那好,既然副站长把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那我就私下的好好调查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