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霸天邪尊 > 第四百七十三章 欺人太甚

第四百七十三章 欺人太甚

    看庄子生训斥他的样子,吴天想也猜得到,一定是雷动不放心,硬要庄子生带来的。
  
      也好向太白剑派施压,让他们知道庄子生这次来不仅仅是代表了点苍山,更有风雷阁在后面指使的意味。
  
      打狗还要看主人呢,这句话话糙理不糙。
  
      可是吴天现在只想笑,毕竟齐不闻这个人,心胸狭隘,还极易冲动。庄子生带着他来,可谓是带了个不折不扣的猪队友。
  
      朱清干咳一声,示意吴天收敛一下笑容。
  
      “现在杜阁主也在,庄子生掌门究竟有何要事,不如明说。”朱清放下茶盏,看向庄子生问道。
  
      回归正题庄子生的表情总算正常下来,不说成竹在胸,看他那表情对自己要说的事也是十拿九稳。
  
      “前几日听闻太白剑派突生异像,有人看到在太极宫上空有蛟影盘旋,可有这事?”庄子生看似不经意的一提。
  
      吴天心里咯噔一下,看样子这是把狼引来了啊。
  
      “确有其事,不知庄子生掌门对那蛟影何故如此在意。”朱清内心愤懑,却还要微笑以对。这风雷阁的手伸得委实太长了,不知道是怎么混进来的弟子,在这里给他们通风报信。
  
      “还据说那蛟影似乎有伤,不知是也不是?不瞒朱清掌教说,我点苍门现在的护山神兽,就是一头苍淬蛟,他老人家守护了我点苍门,如今感应到同为蛟类的神兽有伤,便希望我们能来看看,也好帮那受伤的蛟一臂之力。”庄子生说着,还假模假样的长叹一声。
  
      简直一派胡言!无耻之极!
  
      朱清震惊的发现,庄子生还有如此不要脸的一面。
  
      他给吴天传音入耳道。
  
      “他哪里是来看看的,他庄子生是来要人的!谁不知道所谓的护山神兽苍淬蛟,是千年前被点苍山的祖师爷强行抓去做护山大阵的?现在千年已过,那苍淬蛟被消耗得差不多,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点苍山上下这几年焦头烂额,就怕护山大阵突然停止运转。”朱清简直怒不可遏。
  
      “我们点苍山对照顾受伤的蛟类也颇有研究,朱清掌教,你看不如……就把着头受伤的蛟交于我们点苍山如何。”见朱清不说话,庄子生索性剖明了来意。
  
      那怎么行!吴天心下巨震,那可是活生生的虺,怎么能交给点苍山去做那护山大阵的工具,日日抽取灵气受尽折磨。
  
      “呵,荒唐。”任庄子生说得冠冕堂皇,朱清只开口冷冷一哼。
  
      “你们太白剑派向来是习剑为主,几乎不注重灵宝神兽这般的外力加持,这受伤的蛟在你太白剑派待再久也没有用处。不如给我们点苍山,当然日后必有重谢。”庄子生却以为是筹码还不够,仍旧循循善诱道。
  
      不过日后的重谢却都是空口白话,等庄子生拿到了蛟,还有没有谢礼那就两说了。
  
      庄子生满意的抚着自己的胡须,心想,况且他现在身后还站着风雷阁,这头蛟他们今天是交也得交,不想交也得乖乖交出来!
  
      “哈,庄子生掌门可别只顾着问掌教师兄啊。这头蛟的如何处置,不应该问问他的主人吗?”吴天施施然站起来开口道。
  
      “主人?这头蛟是你抓回来的?”吴天突然横插一脚,让庄子生隐隐有些不详的预感。
  
      “这是自然。”吴天点点头,桌下拍了拍杜雪瑶不安的手,示意她放心。
  
      “你说谎!那等能引雷的蛟类,少说也是千年了,你吴天一个人怎么能抓到它!”齐不闻激动得站起来大声指着吴天说。
  
      “你这话就说得不对了,齐不闻师侄。”吴天不慌不忙,一句“师侄”差点把齐不闻气到背过气去。
  
      “正如庄子生掌门所说,太白剑派弟子皆是剑修,他们平白无故抓一只蛟回来做什么?自然是在下此次出门游历抓回来的,况且我可没有说是我一个人抓回来的,我只是说我是他主人而已。”吴天微微一笑,落在齐不闻的眼里满是挑衅。
  
      修行千年的蛟能让吴天做他的主人,这话说出来庄子生是打死都不信的。
  
      只是交涉还得进行下去。
  
      “那不知吴天小兄弟愿不愿意忍痛割爱呢?我点苍山愿意以清芝还原丹交换。”面对着吴天个人他就不能打空头支票了,而且吴天与风雷阁向来不对付,庄子生只好硬着头皮许诺道。
  
      清芝还原丹有脱胎清骨之效,当初他们众目睽睽之下看着吴天将满身是血的虺背下去,虽然不知道这个虺现在在何处。
  
      但看当时吴天那么关心的态度,想必不会放过这么一个虺的伤势有效的丹药。
  
      “要知道,最后一个能炼清芝还原丹的丹修,已经身殒了。在点苍山的这一颗,怕是世界上仅存的一颗清芝还原丹了吧。”庄子生幽幽的补充道。
  
      “你在威胁我?”吴天眼睛微眯,庄子生这老东西说起话来真是一套又一套。
  
      可惜他还不知道虺是破军之体,现在虺所经历的生死之线,根本不是那日擂台上的伤势所给的。
  
      “当然不是,只是看这清芝还原丹对虺的伤势一定大有益处罢了。想必吴天小兄弟,一定不会对友人见死不救吧。”庄子生胜券在握,还不忘给吴天带一顶高帽子。
  
      “跟他费什么话。我才不信吴天能自己收服一头蛟,想必还是被你们太白剑派给藏了去!”齐不闻脸色已经黑如锅斗,听到庄子生还要给吴天丹药来交换更是不爽至极。
  
      他直接起身夺门而出,反正线人已经告诉过他,那蛟就在太白剑派太极宫的内殿之中了。只要强行抢回来,他背后还站着雷动,吴天他们还敢多说什么不成?
  
      “放弃!给我回来。”朱清怒不可遏,哪里知道这个齐不闻在风雷阁无法无天惯了,连擅闯他太白剑派这种事都能做得出来。
  
      朱清当即出手就要拿下齐不闻,哪知道旁边的庄子生这时候拦下他一招。
  
      “哎呀,朱清掌教莫气。齐不闻师侄平日里被宠惯了,可别同他一般计较。”庄子生一边化解朱清的招式搅和这摊浑水,一边放任齐不闻在太白剑派横冲直撞的为自己带路。
  
      一行人眼看着就要被齐不闻带到了太极宫的内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