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霸天邪尊 > 第三百九十七章 风雷阁葛青

第三百九十七章 风雷阁葛青


      老者像看傻子一样瞥了吴天一眼,然后径直往两界山方向落下。
  
      吴天尴尬的笑笑,看来是自己自作多情了,人家压根就不认识自己。
  
      “你们这里谁是家主?”老者看了看四周遍布的尸体和餐肢断臂,皱了皱眉头。
  
      这次大战,沈家精锐机会丧失殆尽,根本无法地方鬼界的下次入侵,甚至很有可能因此在修真界除名。
  
      “家主伤重,没办法面见老前辈,敢问您是?”沈孤鸿起身对着老者恭敬的施了一礼道。
  
      此战,沈孤鸿力挫群敌,表现出了应有的气魄和胆识,因此也被潜移默化的认为是下一任沈家家主,所以他代表沈家站出来跟老者对话,大家都认为理所应当。
  
      “老朽是风雷阁葛青,跟沈苍穹是朋友,他现在何处?”葛青看了看在场众人,随后问道。
  
      “沈苍穹是我爷爷,多年前已经去世了!”沈孤鸿略有悲伤的说道。
  
      “他,他走了?”葛青脸色震惊,似乎不敢相信这是事实,但得到沈孤鸿确定的眼神,他却不得不相信。
  
      “唉,物是人非啊,当年我和苍穹在这两界山中临溪品茶好不快活,如今他不在了,想起这些,真是有些伤感”葛青双手合十道。
  
      众人皆不做声,昏迷之中的沈傲天脸色黝黑,嘴角不时溢出鲜血,生命气息越来越弱。
  
      吴天表情凝重,蹲下身子仔细查看,发现沈傲天脉搏紊乱,经脉中有一股不知名的邪气乱窜,马上就要攻入心肺。
  
      吴天当机立断,将沈傲天心脏附近的所有筋脉全部封死,只有这样,才能暂时保住沈傲天的命,不过这样做只是救急之法,如果时间一长,沈傲天的修为很有可能废掉。
  
      “吴天兄弟,我爹怎么样了?”沈孤鸿站在一旁不敢出声,待到吴天处理完毕之后,才小心翼翼的问道。
  
      “情况不太好,我先封住了他的心脉,看看再说。”吴天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得笼统的说了一下沈傲天的状况。
  
      “沈傲天?是苍穹的儿子吧?时间过的真快啊,当年我和苍穹认识的时候,他还是个毛头小伙,唉!他怎么了?”葛青走上前。
  
      “应该是强行开启血河图,消耗过度又被血河图的邪气入侵,情况很糟糕。”吴天想了想做出一个基本判断。
  
      “血河图?”葛青闻言脸色凝重,似乎对血河图颇为忌惮。
  
      “嗯。”吴天应了一声,将血河图拿出。
  
      此时的血河图化作常态大小,散发出血红色的微光,其不断散发的邪气让修为尚欠的沈家众多弟子不能上前,即便是吴天,也有点不舒服的感觉。
  
      “果然是血河图,想不到此等邪物竟然还在人间!”葛青脸色凝重,将血河图收好之后,从怀中取出一颗紫青色的药丸,给沈傲天服下。
  
      服下药物之后,沈傲天脸上的黑气渐渐淡化,胸口起伏也没有先前那么剧烈,看样子好转不少。
  
      “他伤的不轻,不过仔细调养还是能够痊愈的,只是这血河图的邪气一旦入体便很难根除,我得带他回风雷阁,跟其他长老商量一下,看有没有好办法。”葛青替沈傲天把脉之后,严肃道。
  
      “那就劳烦前辈了!”沈孤鸿感激道。
  
      “嗯,不打紧,我跟苍穹是故交,帮点小忙不算什么,只是鬼界亡我之心不死,单凭你们根本无法抵挡,不如这样,你们先撤回中央腹地,这里由风雷阁接手。”葛青点了点头,随后劝解道。
  
      “这”沈孤鸿看了看沈鸿儒等叔伯长辈,脸上尽是犹豫之色。
  
      这是个两难的选择,一者,人界与鬼界的通道已经打开,沈家根本没有能力抵挡仇鬼生的进攻,二者,沈家在极北之地斡旋百年,早已与中原腹地隔绝,更在中原腹地没有半点立锥之地,这两难的局面让沈孤鸿觉得进退维谷。
  
      吴天看沈孤鸿为难的表情,便猜到了其心中所想。
  
      “不打紧,中央列国我还有些朋友,你们可先去龙城找一个叫做凌云的人,报上我的名字,他会接待你们的。”吴天道。
  
      这样一来,既为沈家解决了立足之地,又为龙城增加了一支生力军,可谓是一举两得。
  
      “这样,不会叨扰吧?”沈孤鸿闻言脸色一喜,但到底是寄人篱下,还得看对方的意思。
  
      “放心吧,凌云跟我是兄弟,你们去了尽管落脚。”吴天哈哈一笑道。
  
      看吴天如此肯定,沈孤鸿在此道谢,这一大家子,总算有个着落了。
  
      “嗯,这样也好,像小友这样古道热肠之人,修真界还真不多见,敢问小友名号?”葛青淡淡的笑了笑道。
  
      “吴天。”吴天道。
  
      “嗯,不错的名字,不过有件事需要提醒小友,噬魂诀是一门极度危险的功法,练的越深,就越难以自拔,最后”葛青将吴天叫到一旁,小声说道。
  
      吴天略微吃惊,这已经是噬魂诀被第二次认出来了,先是鬼魑,再又是葛青。
  
      不过对于葛青所说的症状,吴天并没有感觉。
  
      “多谢了!”吴天淡淡的回应,根本没把葛青的话听进去,葛青见吴天不以为然,只得苦笑。
  
      “傲天我就带走了,还有这血河图,我得带回去想办法销毁掉,吴天小友,他们还要劳烦你帮忙照顾。”葛青将沈傲天放在仙鹤的背上,然后驾鹤西去。
  
      葛青口中的他们,自然就是沈家这些年轻人。
  
      “吴天大哥,你那位朋友没事吧?”送走葛青之后,沈孤鸿担忧的问道。
  
      刀客浑身上下都是伤口,周围的土地竟被其流出的鲜血染红,整个人静静的坐在那里也不知是死是活,那副惨况看起来挺吓人。
  
      “应该没事,他的身上本身就是大疤盖小疤,疤疤致命,这点小伤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吴天瞅了瞅一旁的刀客,看其只是皮外伤,便放下心来。
  
      “对了,怎么没看到沈语梦,她人呢?”闲下来,吴天才发现沈语梦不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