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鱼跃沧海 > 第一百三十一章:五行秘诀

第一百三十一章:五行秘诀

玉简内记录的五道阵法分别为:融材、滤材、聚物、内压、恒温五阵。
  
  虽只是一般的丹器之阵,没有什么额外的效用,可也将炼丹的所有基本要诀囊括在内,足够自己炼器之用了。
  
  其中的内压之阵,倒是和自己所掌握的《刺身血阵》,有些许共同之处,二者或许有所关联也不一定。
  
  白胖摊主在复制玉简的时候,也算是比较用心,除了每阵刻画的落笔先后外,还对每一道阵法都备注了详细的说明,生怕江川还会再去找他似的。
  
  就这五道阵法,江川估计,若是在一些拍卖会拍卖的话,少说也得三五百万中品灵石才有可能拿下,自己花了一百万的价格,说起来还真有些占了大便宜的感觉。
  
  等江川把每一道阵法的刻画顺序记牢后,时间已经到了第二天的早上。
  
  暂时没什么事情可做的江川,也不打算再去拍卖场,因为拍卖物品早已公布,江川虽然眼馋,可也都不算眼前急需之物。
  
  就算有自己急需的,比如其中的一套秘术和一块极品材料,可在这么多人竞争之下,自己也争不过那些个宗门势力。
  
  倒不如留下灵石,等明天参加小型交换会时,在收上一些有用之物。
  
  而现在,则可以再去其他自由市场逛逛,说不定运气好,还能遇上什么捡便宜的事情。
  
  沧海城内共有四大自由市场,其中东、西、南三个市场,主要以低阶修士为主,北市则对应着金丹期以上的修士。
  
  其中的东市,江川昨天已经去过,今天逛完了西、南两个市场后,却并没有什么意外的发现。
  
  一路来到北市后,却发现此地较为冷清,偌大的市场里,只有寥寥百余个摊位。
  
  往来的修士也都是服色各异,一看就不像是宗门修士,且都是些金丹初中期的修为。
  
  不要说元婴修士,就是金丹后期的修士,江川放眼望去,也没有见到几个。
  
  或许,那些个元婴修士,和后期及巅峰金丹修士,因为自持身份,这才不愿常来此地也不一定。
  
  逛了一会后,虽没有见到什么好东西,可中阶的各式材料却见到了不少。
  
  因为此前消耗了不少金土属性的材料,此地的价格也算合适,江川便采购了不少,总计花费了十几万中品灵石,这才离开自由市场。
  
  此后,江川又在城中逛了许多的店铺,查缺补漏之下,倒还真找到了几个自己没有掌握,比较偏门的基础炼器阵法。
  
  随着江川的闲逛,眼看着距离交换会的时间临近,储物袋中的请柬,也发出了丝丝微光,似乎在提醒持有者注意一般。
  
  按照请柬上标注的位置,江川一路来到了一条较为偏僻的小巷,在一处明显是住人的房门前停了下来。
  
  再次核对地址无误后,这才按照请柬上的要求,有节奏的敲响了房门。
  
  “唰”,门侧的墙壁上突然开了一道小口,黑洞洞的对着江川,却没有任何的话语传出。
  
  江川见此便知其意,投入请柬后稍等了片刻,一位金丹初期的修士便,从开了一道缝的门后探出头来。
  
  见到门外之人,灰白色的长衫连帽遮体,全身上下不露丝毫气息,比之报备过的某一形象吻合后,这才打开房门,施了一礼便领着江川进入房内。
  
  江川随着侍者穿过厅堂,来到一处旋转向下的垂直楼梯处,深入了数十米后,才来到一处开凿于地底的大厅之内。
  
  此时厅内已有二十来人,都围着一张巨大的圆桌就坐,每人之间也都空出了两米左右的距离。
  
  待江川在侍者的引领下,坐到偏西的一处位置时,巨桌尚且还空余了十多个座位。
  
  江川见在座之人都和自己一样,戴着各式各样的器具遮掩形貌气息,斗笠、面具、兜帽皆有,自己反倒不怎么显得过于突出了。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陆陆续续又有七八位客人到场,当人数凑够三十人的时候,大厅一角的暗门开启,走出来了几位气息凝练,且面貌不做任何遮掩的元婴后期修士。
  
  其中三人分开后,走到了大厅入口位置把守,还有一人则度步来到一处空座之上,向着桌旁众人抱拳一礼,开口道:
  
  “在下糜鹿,添为百宝阁长老,在此见过诸位道友。”
  
  “今日,各位道友应邀前来,参与我百宝阁组织的交换会,实令鄙阁蓬荜生辉。在座的诸位都是和本阁多有往来之人,且都信誉良好,因此本阁才会特意邀请。”
  
  “本阁组织的这个交换会,规模虽不大,可东西的档次却不会比拍卖会差上多少,而且本阁邀请之人不多,且都是本阁熟人,倒是可以避免恶意竞价的困扰。”
  
  说到这里,糜鹿环视了圆桌一圈,这才接着道:“好了诸位,糜某啰嗦了几句,还请不要在意,下面便由本阁带个头。”
  
  说着单手一翻,取出了个方形的寒玉盒子,扯开封印的符咒后,啪的一声打了开来。
  
  只见其内白光一亮,接着便感觉一股热浪急速蔓延开来,印入眼前的是豆大的一朵,微微泛着苍白之色的异种火焰,在寒玉所制的盒子内微微跳动。
  
  见众人的神识都被吸引,糜鹿才微微一笑,说道:“上品异火穿空焰种火一朵,产自高空万年不散且常年向阳的湿热云层深处,因其特性温顺,因此不但可用之于炼丹,也很实用于炼器和阵法只需。”
  
  “本阁以此异火,换取不低于五块,足够分量的极品炼器材料,也可作价五百万中品灵石出售,可有道友看重此焰的?”
  
  此焰虽是种火,目前尚显得弱小了些,可在体内慢慢蕴养个几十上百年,也是一朵非常罕见的上品异火,就是比之江川的雷击焰也不遑多让。
  
  因此在糜鹿开口之后,好几人都有意动,不过却因这价格也着实不地,一时半会却没有修士急于表态。
  
  交换现场安静了片刻,这才被其中一名身材瘦小的修士打破,只听其声音略显苍老的道:“糜道友,老夫没有贵阁要的极品材料,不过却能出到四百五十万的价格,糜道友意下如何?”
  
  糜鹿见此,也是哈哈一笑,接着道:“道友好说,本阁本也没想着能换到极品材料,只是抛个彩头而已,不过道友出的价钱却稍低了一些,四百八十万,这是糜某可以做到的极限价格,道友觉得如何?”
  
  瘦小修士闻言,也未太过在意这几十万的中品灵石,当下便点头答应了下来。
  
  此后,二人之间的交易不提,有了百宝阁的开头,其余修士也渐渐热络了起来。
  
  等二人刚一交易完成,便站起来了一位面纱遮脸,整个身形都显得有些朦胧的女修。
  
  只见其同样取出了一个玉盒,打开后,一颗青翠欲滴香气四溢的鸡蛋般大小果实,便展现在了众人眼前。
  
  稍有些虚幻,却略显苍老的声音适时传出:“结婴丹主材,青龑果一枚,只换可增加寿岁的丹药,若有道友肯割爱,换取其他物品亦可,只要老身有的,尽管开口便是。”
  
  话落,全场便静的落针可闻,等了半响不见动静,此女才摇头轻轻一叹,又自黯然回转到了座位之上。
  
  受气氛影响,场中一时间陷入了冷场状态,糜鹿见此,又不得不站了出来,再次抛出一件中品法宝,这才将沉闷的气氛打破。
  
  此后,又站起来了几位修士,换东西的,求购物品的皆有,且最终都能如愿以偿,倒是将刚才的沉闷气氛一扫而空。
  
  就在江川暗自思考,要以何种物品交换些什么的时候,一位体格壮健的大汉站了起来,以略带金铁之气的声音说道:
  
  “某,再一次遗迹探索中偶的此物”
  
  说着一番粗大的手掌,一个上古遗留的玉盒出现在了大汉手掌之上,其上有微弱的光晕流转,还刻有一行小字。
  
  “如各位所见,这是一枚上古遗留的玉盒,其上介绍说,这乃是一门以器成阵的五行攻击秘术,需要分别对应不同属性的五件法宝,才可将其威能展现。”
  
  “某因为自身所修的功法特殊,不适合传于某开创的家族,因此以此物,换取一份上品无属性功法,要求包含从练气直到元婴的所有行功法门,当然,若阁下有更好的功法,某也可以补贴灵石换取。”
  
  大汉话音一落,一位带着面具的修士便直接起身,取出一枚玉简后,将一部功法的前面部分和后期简介烙印其上,扔向了安静等候的大汉。
  
  见到有人如此,又有一名修士如法施之,同样在完成后抛向了健壮大汉。
  
  江川此时可谓心动异常,见有两名修士相应,微一沉吟后,便也取出一枚空白玉简,将得自南越国县城员外的功法,也简略烙印在了上面。
  
  刚要抬手抛给壮汉时,却心念一动,接着便将最早得自珈蓝塔七层的一份无名丹诀也简要的烙印其上。
  
  这份无名丹诀,最高可以炼制金丹期丹药,既然对方要创立家族,那一份可以赖以为生的手艺,绝对是其无法抵挡的诱惑。
  
  果不其然,在江川抛出玉简之后,大汉草草预览过后,便退回了其他两枚玉简,直接度步来到了江川身前。
  
  两人传音交涉了半响,最终大汉还补贴了三十万中品灵石,这才在双方都满意的情况下,各自安然而坐。
  
  不过江川却查知到,先前提交玉简的两人,从有意无意中散出的些许气息里,有了一丝针对自己的意味。
  
  而江川对此却毫不在意,反正在有一两天时间,自己可就要回转散仙盟所在的东北大陆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即便现在就要做过一场,江川也不会将此二人放在心上,因为从两人散出的些许气息来看,此二人只有一名是元婴中期修为,还有一名则只有初期修为。
  
  江川还真有些想要试试,在面对两名元婴修士的情况下,自己是否还能轻松应对。
  
  即便是两人联手,江川在不敌的情况下,本身也有足够的信心可以脚底抹油直接走人,相信在自己想走的情况下,凭此二人,还不足以拦下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