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帝师威武,尊上难招架 > 第一百九十七章

第一百九十七章


  反正她时常都不在那个山头的,随便安辞住在哪里都可以。
  
  “凤姑娘说的话当真吗?”安辞面上露出喜意说道。
  
  “自然当真,这件事情不过是小事情,我可以办到的,到时候我们一起回天阳宗的时候你跟着我就行了。”凤泠爽快答道。
  
  “那就先谢过凤姑娘了。”安辞马上应声道。
  
  凤泠而后似是想到了什么开了口问道,“对了,你怎么会突然来隐世区域的,帝都安家不是你在当家吗?怎么还能得闲出来?”
  
  凤泠觉得有些疑惑,毕竟安家就算做生意做的再广阔也不该做到隐世区域来吧。
  
  安辞看起来也不像特地来学武功的,毕竟身体荒废了那么久就算再努力也已经错过了最佳修习的时间。
  
  “我是来寻我兄弟的。”安辞敛下眸中的情绪说道。
  
  “兄弟?”凤泠起了兴趣,眉毛也扬了起来说道。
  
  “对,我有一个兄弟叫做安远,想来凤姑娘应该是听过他的名字,因为我兄弟在帝京还算是有点名声。”安辞把安远的名字推了出来,面上也十分镇定。
  
  “安远我是知道的,也知道他是安家人。诶,难道他现在就在隐世区域吗?”凤泠不由得更好奇了,往嘴里丢着瓜子边嗑边说道。
  
  安远看到凤泠一副好奇的模样不由得眸光微冷,果然世人都爱他那个天赋高又俊俏的兄弟,而明明他才是身份更尊崇的嫡出长子。
  
  “对啊,他拜入天阳宗门下,如今是一名外门弟子。”安辞敛下眸中的情绪还是回了话,再抬眸脸上又是一片明媚,倒是看不出一点半点怨怼的情绪。
  
  “天阳宗的外门弟子。”凤泠摩挲着自己的下巴喃声道,眸光流转间又接了后面一句话道,“我不怎么认识外门弟子,你既然是来寻他的,不如我直接带你去天阳宗的外门吧。”
  
  安辞一听凤泠的态度就觉得有些不对,要是直接就寻到人了不就不能住在凤泠的住处了吗?这可不行。
  
  于是话到嘴边又换了副说辞道,“到时候还麻烦凤姑娘引见,不过我自己去与我那兄弟讲话就行。帝京安家那边如今一切运作都还正常,我也是打算给自己放个假,想要在这隐世区域好好游玩一番。”
  
  他本来来这里就是为了寻凤泠,至于安远不过是才想到的人。
  
  安远在这里修炼,正好给了他一个好理由。
  
  “行,我也是想着要在这个隐世区域好好游玩一番,到时候可以叫上我。”凤泠抻了抻身子说道,她抻拿下身子如同天鹅伸颈般美好,尤其是脸上慵懒的明媚笑意实在是勾人的紧。
  
  美而不自知的娇态最惹人喜欢。
  
  安辞也觉得自己仿佛被这美景晃花了眼,赶紧垂头喝了两口茶水压住心思。“到时候一定叫上你。”
  
  凤泠点了点头,然后再探头往外面看了看,外面夕阳已经落了半头了。
  
  见此她站了起来,“安辞,如今天色将晚,我也该回去了,你若是想好了就跟上我回天阳宗的队伍。”
  
  “还有,以后就不要总凤姑娘凤姑娘的叫了,我听得怪生疏的,你就直接叫我凤泠吧。”凤泠抛下这句话就走了。
  
  “好。”安辞轻轻应了一句,目光再跟随着凤泠一同离开。
  
  如果可以的话,我更想叫你泠儿。安辞在心里说道。
  
  凤泠自然是不知道安辞心里想的是什么,也许是灯下黑的缘故,她并不觉得安辞会对她生什么旖旎的心思。
  
  “阿祺,我们走吧。”凤泠从酒楼里面出来就直接上楼去找君煜祺。
  
  君煜祺也收好了东西就等凤泠一起出来了。
  
  “阿祺,我接下来要在这隐世区域里面游玩一番,你有没有时间陪我一起吖。”凤泠和君煜祺都骑在马上,两人是并排一起在街道上走着,她转头问道。
  
  君煜祺思考了一会儿再摇了摇头,“我说好了放云飞的假期,这次不好食言,所以一开始可能不能陪你,云飞这次可能会把齐静文接过来,到时候齐静文可以陪你好好玩一下。”
  
  如今临近暑间假期,确实是可以找静文好好的聚一聚。
  
  凤泠心里冒出这么一句话道。
  
  “那就太好了,我也有些想念静文了。”凤泠笑着回道。
  
  而后两人只听见快速的马蹄声,一白衣男子策马而来,再到了凤泠身边再放慢了速度,扬唇笑道,“凤泠。”
  
  说了一句又发现了旁边的君煜祺,唇边的弧度不由得放了下来,“不知这位是?”
  
  安辞眸中的敌意没有逃过君煜祺的眼睛,他微微眯了眸子越过了凤泠开口道,“我是泠儿的未婚夫。”
  
  “我没有问你。”安辞仍是把目光放到凤泠身上,一副一定要从凤泠口中得到答案的模样。
  
  许是安辞的语气还算和缓,所以凤泠并没有从其中听到敌意。
  
  凤泠没打算要欺瞒安辞,直接如实相告道,“对,这是我未婚夫,你叫他凤祺就好。”
  
  君煜祺再嗤笑了一声,眉眼中藏不住的得意。
  
  虽然凤泠并没有表现和安辞十分熟稔,但是君煜祺男人的直觉还是让他觉得安辞不对劲。
  
  “对,叫我凤祺就好。”君煜祺刻意加深了“凤”字,上挑着眉毛对安辞说道。
  
  安辞只觉得这两个字牙酸的很,尤其是“未婚夫”三个字眼更是刺耳,让他几乎都要维持不住住脸上的笑容。
  
  “那我知道了,凤祺。”他从牙缝里面挤了一句道。
  
  “当然,我主要是泠儿的未婚夫,你称呼我这个也行。”君煜祺不遗余力又打击了一句。
  
  后面一路上他都看着凤泠和君煜祺之间甜蜜的日常,因为目光一直追随着凤泠,所以凤泠总觉得自己被偷看,但一回头又没有发现什么。
  
  到了传送阵之后君煜祺就与他们的队伍分道扬镳了,安辞的话也比之前多了不少。
  
  没过多久一个队伍都从传送阵里面走了出来,凤泠带着安辞直接往山上去了。
  
  “安辞,你随便挑吧,这个山头都是我的。”凤泠转了一圈对安辞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