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妖孽奶爸在都市 > 第5章 断你一指,可服?

第5章 断你一指,可服?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大厅内的温度仿佛骤然降低了几十度似的,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精通咏春拳的吴师傅发怒了!
  “小辈,别仗着自己有几分本事就不知天高地厚,今日你能死在老夫的咏春拳之下也算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了!”
  吴长春怒极而笑,随后身形一闪,募的便消失在了原地,一眨眼的功夫便冲到了叶辰的面前,如同鬼魅一般。
  紧接着一记咏春拳直奔叶辰的胸膛,拳影如闪电般快得不可捉摸,四周的空气甚至隐隐发出爆破之声。
  “给老夫死!”
  好快的速度,好快的拳!
  众人惊骇莫名。
  吴师傅在这之前一拳便能将木人桩打穿,如果这一拳打在人身上的话,那人的五脏六腑恐怕都会被震碎吧?
  三楼之上的林泰残忍一笑:“生死以分!”
  面对吴长春的这一拳,叶辰微微摇头,随后一手探出。
  “竟然不退,简直是找死!”
  吴长春脸上闪过一抹不屑,拳势不减,可在下一刻他却是神情巨变,因为他惊骇的发现自己的拳头被包住了!
  被一只手给包住了,那只手仿佛是缠绵延大海一般将他的力道全部卸掉了,令得他不能寸进半步,甚至无法收回拳头。
  “哗!”
  现场顿时爆发出一连串的惊呼声。
  所有人纷纷揉了揉,内心无比震撼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林泰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作一团,噌的一下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满脸惊骇的看着下面的一幕:“这……怎么可能!!!”
  叶辰望着憋得满脸通红的吴长春,一字一句的道:“咏春拳?我看是绣花拳吧,不过如此!”
  不过如此!
  吴长春羞愤难耐,下意识的便想挥出另外一个拳头。
  “啪!”
  一记大手拍来,重重扇在了他脸上,他整个人只感觉眼冒金星,身体直接倒飞了出去将一楼的门窗砸碎,生死不知。
  一道无比淡漠的声音随即响起:“就这两板斧也敢出来丢人?滚回去再多学几年吧!”
  全场鸦雀无声,没有人敢发出半点声音,所有人都是目光呆滞的看着场中那位身材消瘦,相貌无奇的青年。
  此人从进门到现在,一次又一次的给了他们震撼!
  哪怕是名声在外的吴师傅,在他手中也如同婴孩一般,一招便败,根本毫无半点还手之力!
  林泰的脸狠狠的抽搐了下,一片死寂,他也没想到被自己尊崇万千的吴师傅竟然败……败了,而且还是在一招之内败的。
  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意悄然涌上心头。
  他脑海中闪过万千念头,耳边却响起一道冰冷的声音:“林泰,我给你一次出来了结的机会,否则,今日此地将会被夷为平地!”
  林泰咽了口唾沫,将心中那一丝念头掐灭后便沉重的朝着楼下走去,他有想过开枪,可是他又不敢,不敢赌。
  叶辰坐了下来,自顾自的点上一根烟后,看着被手下簇拥着而来的林泰,眸光闪烁了数下,道:“你可知罪?”
  事到临头之际,林泰心里反而平稳多了。
  他挥手示意手下退去之后,便朝着叶辰抱了抱拳:“林某不知道什么地方得罪了前辈,如果真有,还希望前辈言明,纵然是死,林某也想死得明明白白的。”
  叶辰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皱眉道:“你让人给我父母放高利贷,一言不合就要剁手,你说你有没有得罪我?”
  “竟然有这件事?”
  林泰猛地抬头看向叶辰,一脸茫然:“这件事林某绝对不知情,也从来没有做过,我可以发誓!”
  “哦,你的意思是我冤枉你了?”
  叶辰吐了口烟圈儿,咧嘴一笑:“你的手下鲍坤今天下午的时候刚带着人去收债,还把你搬出来威胁我。”
  “是他!”
  林泰先是一愣,继而反应了过来:“前辈,鲍坤是我的手下不假,不过高利贷的事情我事先不知道,想来也是他背着我所为。”
  语罢他转身面带杀气的给了身旁的手下一个眼神,对方点头示意明白,不多时便将鲍坤捆了过来。
  “豹哥,我做了什么你要这么对我?”鲍坤跪在地上一脸委屈和愤愤不平,挣扎着试图从地上站起来。
  林泰走过去直接一脚将他踹滚在地,咬牙切齿的道:“混蛋,你差点害死我了!”
  他算是明白了,今晚所发生的一切都是这混蛋引起的,害得自己平白无故的给他背了锅。
  叶辰冷眼看着这一切,随后似笑非笑的道:“坤哥,你还认识我么?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么?”
  鲍坤这才注意到了他,脸色变了变,对着林泰道:“豹哥,杀了这小子,他刚才打了我们的兄弟,甚至是还点名道姓的让你……”
  “啪!”
  林泰一个耳光扇了过去,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这才回头看着叶辰道:“前辈,您放心,这件事我一定给你一个交代!”
  前辈!
  鲍坤身体剧烈一颤,不可置信的看着叶辰,再联系到林泰的言行举止,他忽然瘫软在地上,面露死灰之色。
  “把他给我带下去!”
  林泰一脸铁青的挥了挥手,当即站出几人拽着跟死狗一般的鲍坤,不顾他的大吼大叫给拖了下去。
  忙完这一切之后,林泰擦了擦汗道:“前辈,您看我这样做能不能让您满意?”
  “如果我说不满意呢?”
  叶辰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
  林泰心里顿时一沉,正要说什么的时候,忽然感觉到左手拇指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
  低头一看,只见地上多出了半截血淋漓的手指。
  围观的人群看到这么一幕,一部分人吓得叫了出来。
  林泰却是死死咬着嘴唇不敢发出半点声响。
  叶辰缓缓开口,声音不带一丝情感:“断你一指,以作惩戒,你可服?”
  他不觉得自己仗势欺人,倘若之前的事情自己不在场,那么父亲叶海的手指头岂不是真会被剁掉了?
  借一万还五万?在女儿萌萌的病急需用钱的时期,叶海如何偿还?第一次剁手指,那么第二次又会剁什么?
  鲍坤虽然得到了应有的下场,可一切都出于林泰管教不严,他叶辰只断他一根手指而不杀他,已经是格外仁慈了。
  “服!”
  “我服!”
  林泰捂着不停流血的左手,脸色苍白无比:“这件事林某也有责任,前辈只断我一根手指,算是最大的宽恕了。”
  他和叶辰之间明明相隔了一米远,然而叶辰的话刚说完,自己的手指就莫名其妙的断了,面对这样的手段他敢不服么?
  与心灵上的震撼比起来,肉体的疼痛又算得了什么?
  叶辰点了点头,起身朝着门口走去:“你要是不服的话,可以试着报复我,我叶辰随时奉陪。”
  “不敢,不敢!”林泰连连摇头。
  看着叶辰离去,会所之内的众人神色复杂不已,无人敢阻拦,只是心中的震撼久久无法散去。
  天南市有此人在。
  恐怕要变天了!
  林泰这才喘了口粗气,惊魂甫定。
  一个手下上前,面露凶光道:“豹哥,要不要找人……”
  林泰抬手就是一耳光,咬牙切齿道:“蠢货,你特么想死别拖着我,从今往后,谁也不许去招惹此人,这样的人即便是不能成为朋友,也万万不能与之为敌!”
  ……
  叶辰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感受到父母均匀的鼻息后,他洗了个澡便盘膝坐在床上开始修炼了起来。
  一直到鸡叫的时候,父母起床了,叶辰才停止修炼走出房间,吴兰惊讶道:“怎么起这么早啊,再回去睡会儿吧,妈做好了早餐再叫你。”
  “妈,我不困。”叶辰笑了笑,下意识的往父母的房间看了看:“萌萌怎么样了?”
  女儿永远是他最牵挂的。
  叶海打了个哈气道:“睡得很香呢,只是这丫头爱踢被子,你妈一晚上要给她盖好几次。”
  犹豫了下,叶辰还是走进父母的房间,轻轻的将小家伙抱在怀里,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小家伙的睡脸。
  小家伙醒的时候很不待见自己这个老爸,因此他也只能趁小家伙睡着的时候偷偷抱一抱,看一看了。
  叶辰满脸宠溺,那种血浓于水的感觉令他心头荡漾:“鼻子像我,眼睛随你妈妈,尤其是这个眼睫毛,跟你妈妈的简直一模一样。”
  萌萌。
  你要是叫我一声爸爸该多好啊!
  小家伙翻了个身,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梦话。
  叶辰低下头亲了一下小家伙的小脸,将自己的手搭在了她的小手之上,用自身的灵力帮她温养身体。
  数秒之后,叶辰脸上的笑意陡然凝固,取而代之的一抹滔天的杀意:“苏家,很好,真的很好!”
  他竟然在女儿的体内捕捉到了毒素!